读书吧

Reading room

革命信仰铸就无悔青春——重读《黎明的河边》

发布日期 : 2020-06-02 点击次数 : 820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初读峻青老先生的《黎明的河边》时,我刚好18岁。


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我从母亲的书箱里翻出《黎明的河边》,躺在床上,伴着微黄的煤油灯光,一口气读完了这部万余字的小说。合上书卷,书中“小陈”的形象总是在我的脑海里跳来跳去,这是为何呢?


我重新翻开《黎明的河边》,将书中小陈换作自己,探求答案。


为了重新组建第一武工队,上级派小陈护送老姚和老杨去河东做领导工作。要想到达河东,他们必须路过从永安到河东一段的昌潍平原,这片平原是敌占区,草深林密,夜里极易迷失方向。谁知偏偏又遇上天气突变,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大雨滂沱,再加上又同二三十个还乡团遭遇,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事情都让你弄坏了,还有脸哭呢。”当急性子的老杨劈头盖脸地向小陈发火时,若换作我,早就甩手不干了:这样的鬼天气,纯属“自然灾害”,又不是我让老天爷难为你们的;同还乡团遭遇,纯属突发事件,也不是我把还乡团“请”来的,你凭什么冲我发脾气!再者说了,我才18岁,还是个孩子呢,要不是参加革命,保不准我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呢。我凭什么受你的气,老子不干了,你们爱找谁带路就找谁带路去!可书中的小陈呢?他怕完不成任务而哭起了鼻子,对迷失方向深感自责。当老姚和老杨躺在流淌着雨水的草原上沉沉入睡时,小陈却不敢入睡。当天空中放出“淡淡的白光”,“哗——哗——”的河水声敲响了小陈的耳鼓,小陈凭经验立马判断出这就是潍河岸边,他随即推醒了熟睡的老姚和老杨。如果换作我,有两个“大人”坐镇,我早已沉沉入睡。就是他们醒来推我,我还不一定睁开眼呢。


小陈掩护父亲、老杨和老姚渡过潍河的情节也令我印象深刻。当小陈发现那只被秘密藏在沙柳丛里的小船被暴涨的河水冲走,而老姚和老杨又不会凫水,只得求助于小陈的父亲时,他才知道,自己的老娘和弟弟被还乡团捉去吊在梁上已经五天了。面对这种情况,若换作我,我一准儿会不顾一切地去救老娘和弟弟,管它什么任务不任务。而小陈却没有这么做,他知道任务大于天。小陈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和悲愤,动员父亲护送老姚和老杨过河。父亲把老杨送到了潍河对岸,跟小陈一同阻击还乡团的老姚劝说:“趁敌人还没冲上来,快下河去吧。”此时,若换作我,我会毫不犹豫地跳入河中,尽快逃离这危险的境地,顺便也给父亲帮把手。毕竟父亲已是“苍白胡须的老人”了。但是,小陈的回答却是那么坚定:“……把你送过河去,而不是丢下你,我自己逃跑……”


最令我动容的,是下面这个情节。还乡团把小陈的老娘和弟弟当作人质诱降他:“放下枪和你娘回家过日子吧。”若换作我,我会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就算拼上身家性命,与还乡团同归于尽,也要保护他们,全然不顾我身边的老姚的安危;也会把领导让我安全护送老杨和老杨渡河重新组建第一武工队的重任丢下不管。可是,小陈硬是咬碎了牙咽到肚子里,把心中最大的悲愤和怒火强压于心头,眼睁睁地看着老娘和弟弟被还乡团杀害,还是坚持要护送老姚过河去。当身负枪伤的父亲终于返回,拽着老姚跳入河中时,如果换作我,我也肯定会跳入河中。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书中年仅18岁的小陈竟会留下来,独自一人抵挡还乡团的攻击,掩护老姚他们过河。弹尽粮绝,小陈竟“把冲锋枪往河里一丢,返回身去,抱着一个冲到他面前的敌人,向着浊浪滚滚的潍河跳了下去……”


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了:小陈伟岸的形象之所以在我的脑海里“鲜活”了40年,是因为他血管里汩汩流淌着的神圣使命、责任、担当自始至终在震撼着我。

临沂新桥中学   王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