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

Reading room

韩愈写诗劝学

发布日期 : 2022-03-07 点击次数 : 216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如何让孩子爱上读书,不仅是现代人的困惑,也是古人的烦恼。为此,一位1200多年前的父亲,给儿子写了一首《符读书城南》的长诗。这位父亲就是“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这首诗流芳千载,引起后世诸多共鸣,亦成文坛的一段佳话。

公元816年,韩愈政治上遭到打击,由中书舍人降为太子右庶子。仕途不顺,这对48岁的韩愈来说并不算什么,真正让他苦闷的,是17岁的长子韩昶(小名曰符)。韩愈对他寄予厚望,但韩昶的读书学习状态着实令韩愈焦虑。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一纸素笺记录下了这位父亲平仄有致的心语,这就是《符读书城南》。彼时,正是秋天,一个收获的季节。

“木之就规矩,在梓匠轮舆。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木料经过工匠加工,有的做成了车轮,有的则做成了车厢。诗的开篇,韩愈就以此来比喻人与人的差别在于是否读书,人之所以能成为人,在于能用书中的道理规范自己。这几句诗是他的切身体会。韩愈3岁时父亲去世,一直由兄嫂抚养。在求学的路上历尽坎坷,参加了四次科举考试才考中进士,在吏部的考试中也是接连受挫,步入仕途后更是起起伏伏,但他“念昔始读书,志欲干霸王”的初心从未改变。也正是通过读书,使他能像刘禹锡评价的那样“手持文柄,高视寰海,权衡低昂,瞻我所在”。

韩愈自幼知道勤奋读书的重要,用诗中的话说:“读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大家最初的起点都一样,没有聪明和愚笨之分,不勤奋读书就不可能行高于人。所以他又举了一例,人一生下来没有什么区别,到了十二三岁,就有些不同,等到了二十岁,这种区别就非常明显,及至三十而立,“一龙一猪”已成定局,原因就是“学与不学欤”。“一龙一猪”这一成语,就典出于此。巧合的是,韩昶就是在接近而立之年的28岁进士及第,这印证了韩愈论断的神奇,只可惜他没有看到那一天。

“潢潦无根源,朝满夕已除”。“潢潦”这种浅小的积水之地,没有活水补充,早晨满了晚上也会干涸,韩愈以此比喻读书要广博。每每读到这里,总会想到朱熹所言:“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截然相反的角度,却是殊途同归。接着,韩愈又用“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行身陷不义,况望多名誉”四句话,再一次强调不读书会和牛马一样无知,深陷于不义,哪还能得到什么名誉。

当时正值秋日,正是读书的好时光,韩愈最后对儿子提出的读书要求,充满了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墟。灯火稍可亲,简编可卷舒”。这灯火确实是可亲的,因为它就像一位父亲如炬的目光,爱意满满。虽然这位父亲也想与儿子朝夕相处,但为了让儿子惜时学习,只能选择离开。正是在这灯火的映照下,中华历史文化的长卷上也留下了韩昶刻苦读书的独特形象。明代大家徐渭创作《四时读书乐题壁》时,就选取了韩昶作为代表人物,写下了隽永的诗句:“符读书,秋月随。新凉入,亲灯火。”

同样是劝学,和韩愈的其他一些名篇相比,这首诗更侧重于论述为什么要勤奋读书,内容通俗接地气,表现手法也较为朴实。虽然诗中也有被人诟病的观点,但瑕不掩瑜,那些闪耀着哲理光芒的真知灼见,穿越千年,仍在照亮我们的读书之路。

    (李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