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l视听

Cool audiovisual

此曲总关风与月 散作人间满河星——栖息在古典音乐中的诗意

发布日期 : 2020-01-13 点击次数 : 279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喜欢音乐,尤其是古典音乐。清浅的钢琴曲响起时,总像在跟你诉说着什么。


清晨的薄雾敲击门扉的时候,天边的朝霞正透出一点可爱的粉红。这时候最适宜听一曲班得瑞的《清晨》。“晨兴步北林,萧散一开襟”,我想班得瑞的曲可能最配白居易的诗:晨起兴至,独自踱步于山林,片云孤远,闲适恬淡。一千二百多年前享誉盛唐的诗人在笔下抒发着明月清风的温柔,而三十年前一群爱好生命的作曲家、演奏家则将大洋彼岸的湖光山月汇编入曲。当清晨的朝阳轻拂我惺忪的睡眼,微风吹散薄雾,班得瑞那多情的钢琴声便温柔回响,它在我耳畔呢喃着,轻声呼唤。


雨天,总有几分潮湿。


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心里也间或涌上一股淡淡的哀愁。下雨的日子好像最容易想起肖邦,从那轻柔如水的音符里你能听到一个漂泊的游子内心孤寂和痛楚的低吟。一首《雨滴前奏曲》,一个春天的上午,一场细雨,你看着雨滴从窗棂滑下,拖出一条透亮的丝线,等到雨珠落在窗台上碎开,才恍惚发觉原来自己正坐在窗边,聆听着肖邦。在绵绵的细雨中,你沉浸在这流动如溪的音符里,任凭心事在惬意舒适地流淌。我想,肖邦是有魔力的。


傍晚是属于舒曼的。那夜色渐渐沉下去,慢慢地把四方笼罩起来。夜幕软软地黏黏地浓浓地压在人们的心头,树木、房屋、烟纹、云缕,都像一张张的剪影,静静地贴在这幕上。此时,耳边响起舒曼的钢琴曲,看着这近处远处,明明灭灭地点缀着晚霞的紫曛和小星的冷光。黄昏和着舒曼的曲,盈盈绕绕地缠上你的耳朵,远处飘来夜来香的香气勾着你的心,夕阳的余光撩动着你的眼眸,你喃喃自语道:这众神的黄昏呵!这日子,真像一首诗,一支歌,一篇童话;像一曲月明楼上传来的悠扬笛声;像陈了几十年的绍酒,像一切美到说不出来的东西。


我喜欢月夜,更喜欢有德彪西的月夜。作为印象派音乐家的鼻祖,他同时受到画家莫奈、马奈、雷诺瓦以及印象主义诗人马拉美等人的影响。德彪西的音乐是有别样美感的,他大胆地运用和声手法,丰富的音乐形式引导着人们奇异的想象力。这份美仿佛拥有让人窒息的力量,窒息得让人眼前朦胧,又朦胧得如此浓重。正如吉罗在《月光下的皮埃罗》诗中所写:“月光之醉那穿透眸子的美酒令人陶醉午夜月光如水倾泻直到春潮泛滥”,据传德彪西的《月光》正是受到这首诗的影响。在这舒缓而绵长迂回的曲调中,如水的月光仿佛正透过窗子倾泻到屋里,远处深蓝色的海在微风的吹动下,缓慢地涌动着。月光下的皮埃罗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与乐曲中放歌,向美梦更香甜处漫溯,漫溯……

(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