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l视听

Cool audiovisual

“深潜”30年,黄旭华为祖国制造核潜艇

发布日期 : 2021-10-15 点击次数 : 219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2020年11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核潜艇设计师黄旭华获得本年度最高国家科学技术奖。黄旭华还是2019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近些年,被称为中国核潜艇之父的他终于不用再像过去几十年那样隐姓埋名,而是越来越为人所知,成为更多科技工作者和青少年的榜样。

黄旭华院士是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第七一九研究所名誉所长,他毕生致力于中国核潜艇事业的开拓与发展,是中国核潜艇事业的先驱者和开创人之一,先后担任中国第一代核潜艇工程副总设计师和总设计师,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代核潜艇。

弃医从船,一生投入核潜艇研究

讲述黄旭华的故事,要追溯到遥远的1926年。那一年,黄旭华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医者家庭。亲眼看到过家人无数次救死扶伤的过程,黄旭华原本的人生规划也是当一名医生。然而,在黄旭华的青少年时期,家乡和祖国都沉沦在战火中。那时的祖国虽大,但缺少一方安静的角落供人读书。如何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让祖国变得强大?少年黄旭华放弃了学医的梦想,决定学航空,学造船,制造军舰。高中毕业后,这名海边少年同时收到了中央大学航空系和国立交通大学造船系的录取通知书,黄旭华选择了后者。

新中国成立初期,祖国面临着被掌握核垄断地位的超级大国施加核威慑的处境。1954年,世界上第一艘核动力潜艇——美国鹦鹉螺号核潜艇首次试航成功。核潜艇是一国海军的战略力量,更是保家卫国的定海神针。中国人想制造自己的核潜艇,不过当时苏联领导人断然拒绝了帮助中国制造核潜艇的请求。在一穷二白的困境之下,毛泽东主席发出了掷地有声的誓言:“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当时的黄旭华不会想到,他的一生从此会和核潜艇紧密联系在一起。1958,32岁的黄旭华加入当时国家高度机密的中国核潜艇工程,成为核潜艇总体设计组最早的29人之一。尽管这些青年人满怀热忱,实际上却不知道核潜艇究竟是什么样,他们只能四处搜罗国外的报刊,从零散的报道中了解核潜艇的轮廓以及性能。有研究人员从国外带回了两个美国华盛顿号核潜艇儿童玩具,大家如获珍宝,将其拆解并细细研究。

身处现在的时代,我们很难想象当时的研究环境有多么困难。没有计算机,黄旭华和同事们就用算盘计算各种数据,如果两三组计算的数据不一样,就推倒重算;潜艇的每一个设备都用一个秤过磅,确保每个部分的重量都与计算的一致。靠着这些最原始却有效的办法,中国的核潜艇呼之欲出。

志探龙宫,乐在其中

终于,1970年,黄旭华和团队研制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其各项性能均超过美国1954年研制出的第一艘核潜艇。1974年,八一建军节,我国第一艘核潜艇——“401”艇正式交付海军,编入人民海军的战斗序列。从这一天起,中国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中国研制核潜艇的速度之快令世界惊叹:上马三年后开工、开工两年后下水、下水五年后交付海军。这是当时世界上的最快速度。

此时的黄旭华,也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到了快知天命之年。然而,核潜艇的研制远远没有结束。核潜艇战斗力的关键在于极限深潜,我国北方的水域相对较浅,到了1988年才开始在南海进行深潜试验。有了第一次深潜,中国核潜艇才算走完它的研制全过程。

然而,极限深潜是有着极大风险的,美国曾有一艘核潜艇在深潜试验中沉没,艇上百余人无一生还。为了安抚参试人员的紧张情绪,时年62岁的黄旭华决定亲自上艇参与试验,他成为当时世界上核潜艇总设计师亲自下水做深潜试验的第一人。所有的设备材料没有一个是进口的,都是我们自己造的。开展极限深潜试验,并没有绝对的安全保证。为了稳定大家的情绪,我决定和大家一起深潜。黄旭华说。

核潜艇载着黄旭华和100多名参试人员,一米一米地下潜。钢板承受着巨大的水压,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在极度紧张的气氛中,黄旭华依然全神贯注地测量和记录着各种数据。核潜艇到达了极限深度,然后开始上升,焦急的等待中,潜艇终于上升到安全深度,艇上顿时沸腾了。黄旭华出艇后即兴写下:“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此生属于祖国,此生无怨无悔

自古以来,忠孝难两全,为新中国核潜艇事业而无私奉献的黄旭华亦是如此。加入中国核潜艇工程之初,黄旭华就知道,他不能泄露自己的单位、自己的任务,一辈子都要在这个领域。你若评了劳模都不能发照片,你若犯了错误只能在这里扫厕所。想起这些话语,黄旭华觉得为了祖国的强大,隐姓埋名只是小事。

参加工作之初,母亲叮嘱他常回家看看,谁知道这一别竟是30年。久而久之,他成了母亲心目中一个遥远的信箱号码。妻子李世英明白他的难处,从不过多询问。1987年,黄旭华母亲收到他寄来的一本《文汇月刊》,发现上面有一篇报告文学《赫赫而无名的人生》。母亲看到文中提到了妻子李世英几个字,倏然明白过来,文中的黄总设计师就是她30年不回家的儿子!后来,父亲生病和离世黄旭华都没有回家,深明大义的母亲还劝导全家人都要理解。

“试问大海碧波,何谓以身许国。青丝化作白发,依旧铁马冰河。磊落平生无限爱,尽付无言高歌。”2014,词作家阎肃为黄旭华写了这首词。黄旭华从不讳言爱,他挚爱着母亲、妻子和女儿,也同样深爱着核潜艇,深爱着祖国。如今,年过九旬的黄旭华回忆起这一生的事业仍然会说:“此生属于祖国,此生无怨无悔。

黄旭华为我国核潜艇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也把记录在共和国史册的功勋深潜在了人生的大海之中。

徐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