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写牌位

发布日期 : 2021-05-28 点击次数 : 911 作者 : 平阴县第四中学 郭方宇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我们中国人有个习俗:为了缅怀已经逝去的先人,人们将自己的真情化作一张黄纸,在纸上工整地写下他们的名字,在过年时贴到墙上用以祭拜。这张黄纸的名字就叫“牌位”,而写牌位也就成了过年最隆重的仪式。

我爷爷是一位退伍军人,喜欢书法,写得一手好字。从我记事起,我家供奉先祖的牌位就一直是爷爷来写。每逢过年时,爷爷就会叫来全家人,郑重其事地从一个黑布袋里抽出那支有些陈旧的毛笔,再抽出一张黄纸,先叠成牌位的形状,然后蘸好墨,一笔一画地写起来。这时,爷爷仿佛不是写一尊简单的牌位,而是在隔着这张薄薄的黄纸与逝去的亲人交流。写完,待墨迹干透,再把它贴到木板上。在这个过程中,爷爷始终一言不发,奶奶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黄纸,妈妈也紧紧地拉着我的手。

时光荏苒,不经意间爷爷已有七十岁了,虽然身体健康,但视力已下降,手也开始抖了,再写毛笔字已经有些吃力。于是,这个工作就交给了我的伯父。

记得伯父第一次写牌位时,明明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可在那种场景下他竟然紧张得手足无措。伯父正襟危坐,手中紧紧握着毛笔。旁边的我甚至怀疑,那毛笔会不会因为伯父握得太紧而断裂。再看着伯父,在爷爷的指点下,他一笔一画地把牌位写完。其间,他还写错了好几张纸,几次把墨汁弄到爷爷手上,妹妹甚至已经笑出了声,而伯父则像个小孩似的:“笑什么笑!我第一次写,难免会犯点错误嘛!”

天不遂人愿,本来应当写牌位的伯父,今年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而必须在街上执勤,没办法写牌位了,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肩上。一想到伯父那年遭到大家的嘲笑,我就隐隐担心起来。但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大年三十,我第一次握起那支有些沉重的毛笔,想到那份压在我肩上的责任,心情开始有些紧张,写错字什么的也就难以避免。那十分钟,绝对是我有生以来最漫长的十分钟。停笔的那一刹那,我感觉无比轻松,放下毛笔,手心已全是汗水。也难怪,伯父的前车之鉴让我心惊胆战,那份责任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那毕竟是我们家的传承啊!待墨迹干透,当我看着那张黄纸被贴上木板时,心中竟隐隐有一丝成就感。嘿,我也能写我们家的牌位了!

这时,再看看手中那支传承了三代人的毛笔,心中倍感亲切。刚刚烧上香的爷爷看着牌位连连点头:“嗯,不错,写得比你伯父好!”爷爷话一出,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看啊,那张在烟雾中沉默的黄纸,就是我们家的传承。再看看那张纸上的字,我感觉到一种责任。这份传承,我有义务守护好,并且继续传承下去!

                                                                                                                                                                                                                                 (指导教师  闫霞)

[点评]

供牌位,是祭祖的一种民间传统;写牌位,是书法的一种呈现方式。这项活动,既有道德教育又有文化传承。作者受到了这种熏陶,在特殊时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值得点赞!作者依次写了三个镜头:爷爷写牌位,气氛是严肃的;伯父写牌位,气氛是尴尬的;“我”写牌位,气氛则是平和的。内容充实,层次分明,很有故事性,很有画面感。另外,心理描写很逼真。

(点评教师  张明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