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记郁孤台

发布日期 : 2022-02-09 点击次数 : 443 作者 : 济南市槐荫区礼乐中学 艾薇儿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世上多台。台,是古代君主招纳贤士的地方,是文人墨客挥毫泼墨的地方。很多高台凭着诗人的名篇而被世人所知,如充满孤独感的幽州台,满是悲伤氛围的白帝城台。而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承载了稼轩的创痛悲愤;“山为翠浪涌,水作玉虹流,安宿了东坡的游子之身——是为郁孤台。
   
郁孤台位于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是城区的制高点。我登上古色古香的石砌阶梯,站在郁孤台上眺望。只见波涛如绵,碧波千顷,绿意滔天。整座赣州城温柔地归顺于这片天之下,在郁孤台上能俯瞰整座小城,于此便显得天高远不已。这片天空,可以是晴空一鹤展翅翱翔的舞台,亦能当苍鹰搏击的战场,蕴含着无限可能。就如人对自然的野心,但因为自然的无限,人始终对自然保持着相当的尊重和崇敬,即便在气派恢宏的郁预台上,流露的也是对永恒自然的敬意。听着台下滚滚江水声,反观人生相对自然的短促无常,于是生出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感叹。

举步台上,手抚着那些因披了岁月风霜而变得光滑的砌石,仿佛有岁月暗波在手下涌动。郁孤台前是赣江水,后是宽江源,有逶迤的古城墙向两边延伸,看来大气磅礴,郁然孤峙,就像是御敌的城墙一般。是否可以以此猜测郁孤台曾是一个烽火台?它有厚重的城门,有蜿蜓的古墙,它联结着山川和界河,让我好像能透过这砌石,见到大漠孤烟、夜雪弓刀、金戈铁马。文天祥也曾到过赣州。血立沙场,这郁孤台之上,有他忧国忧民的风雨十年梦,江湖万里思。江水如酒,在夜光杯中,饮水如饮酒,历代战士们上战场前要在琵琶声中将酒喝完。我侧靠在石墙上,耳边是江水拍岸。因郁孤台之豪迈倜傥,在战士们心中战死沙场也都融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的浪漫潇洒和大风起兮云飞扬的不羁。

俯视脚下江水,浪声仿佛在叩敲我的心房,顿觉超然宁静。有惊涛拍岸,有绿意叠峦,一汪彩,一树碧,荡漾在赣江水中,不要说人了,就是郁孤台也会醉倒罢。滚滚红尘,芸芸众生,都生活在郁孤台下。仰看天,会觉得孤寂,再往下端详,也觉得,麻雀不止一群,鸿鹄远非一只。真正的孤独是这湛蓝的天和苍茫的地,它们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不因为权贵的青睐而晴空万里,也不因为富贵的远去而淫雨霏霏。郁孤台在数千年时光中沉淀,伫立在赣州城一方天地。永恒的空间和永恒的时间在一起,就是永恒的寂寞、永恒的孤独,也是永恒的自在。虽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也半生谁俯仰,一死共沉浮

从古至今,郁孤台上,人来人往,却从未有人真正驻足。

我不是归人,我只是过客。

(指导教师  郑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