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动物趣谈——仓鼠

发布日期 : 2022-04-07 点击次数 : 168 作者 : 济南汇才学校 梁吉烜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我家养了两只仓鼠,一公一母。母鼠体型健壮,毛色深灰,毛硬硬的,那虎背中间有一道竖下来的黑毛,犹如阴云之中一道闪电横空劈下;公鼠体型瘦弱,毛色淡灰,毛软软的,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它俩就是一个女汉子和一个弱书生。

刚带它俩回来时,我就给它俩准备了VIP级别的待遇:一个双层别墅”,一层铺满木屑,还有个跑步机,从一个螺旋小滑梯上到二层,二层的云景房就是它俩唾觉的地方。我拿了个小碟子,装满坚果,放到一层,再把小饮水机灌满水,请二鼠入住。

它俩进去后,也许是气味陌生,一开始只是站在原地,四周环视着,不敢动。熟悉后,便活跃起来了。它们东跑跑,西转转,那跑步机竟成了热门玩具,二鼠争相上去,挤来挤去,结果是女汉子母鼠获胜,悠闲地在跑步机上转了起来,公鼠则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双大眼睛中透露出来的满是羡慕之意,眼看一时玩不上,只好跑去喝水。母鼠刚好玩累了,便去与公鼠夺水喝,一下子撞倒公鼠,霸道极了。公鼠也不动武,颇有绅士风度,只是聪明地直接用爪子把管子一挪,水就到嘴边了。母鼠又挤过来,二鼠挤来挤去,最后谁也没喝着。

喝水是这样,吃饭也不例外。二鼠为争食物,互相推推搡搡,那姿态有一种日本相扑的味道。最后竟是瘦点儿的公鼠把母鼠扑倒了,这次也不管什么绅士风度了,独自香香地吃了起来。

时间长了,它俩也不爱干净,把木屑扑棱得笼子周围都是,还发出一股令人呕吐的味道,我受不了,只得不情愿地去清理。刷笼子前,先把二鼠拿出来,放到它们的小房子里。它们不老实,直接就跑出去,速度奇快,这次倒很团结,冰释前嫌战术性地一个往沙发底下钻,一个往床底下跑,常常是费了大力气把沙发、床挪走,才能抓回来,实在让人无奈。

不过,也因它俩的存在让我的生活有了颇多乐趣。坐在小凳子上,看着它俩打架,公鼠扭头走向二层,二鼠谁也不理谁了;有时公鼠还会表演个飞檐走壁,只见它从二楼直接用爪子稳稳地抓住笼子的铁丝网,一步一步地爬到侧面,来到了侧面与顶面的交接处,也不慌张,熟练地先用一只前爪抓住顶端的铁丝网,顺势把另一只前爪移上来,再把两只后爪移上来,在顶端,仿佛脱离了地球引力的限制,有轻功一般。更夸张的是,它直接从顶面蹦到侧面,牢牢地抓住铁丝网,我看了目瞪口呆,当然,有时没抓稳,直接掉下来了,倒也看不出它疼,起来继续爬。看着它俩滑稽的样子,我常捧腹大笑。

后来不知怎的,它们相继死掉了。我伤心不已。

 我想念我的仓鼠。

(指导教师  虞燕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