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诗与远方

发布日期 : 2016-10-3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淄博市高青县实验中学   于淑敏

 

      小时候你向往江湖,长大后你渴望远方。

                                                 ———题记

      六岁那年我立志游遍宇宙,偷走月亮并吻遍每颗星球;十岁那年我发誓周游世界,纵观江湖繁华,快意恩仇;十四岁那年我决意用功读书,考取重点高中,远离故土并享受叛逆的孤独。今年我十五岁,怀揣着膨胀的梦想,渴望着诗与远方。

      我鄙夷母亲的庸俗———一个年纪不算太大的女人为何要安于平凡,满足被琐事感动呢?我在饭桌上与她谈论生活,大赞高晓松母亲的“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她笑言哪懂这些东西。我便更厌恶她的世俗,我决意不要像我的母亲,我要做一个不一样的人。

      某日母亲坐在阳台上,做家务事之余突然与我唠起了嗑:“我年轻的时候啊,也曾爱过那笔杆子,可那又怎样呢?无非才薄薄几本书可读,可要做的活计却怎么也做不完呢。”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脸上,她纳着鞋垫的双手甚是灵巧,瘦且干枯,细且粗糙。

      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我不禁猜想着多年前的母亲———旧园杏树下瘦弱的身影,脚边几本或厚或薄的书。杏树抛下青叶儿,却不忍扰了少女的心绪,只是悄悄落在她粗黑的辫子上,甚是好看。少女眼底倒映出天空的缩影,可眉眼间流露出生活的苦痛和对梦想的企盼。

      我的所思所想那么可笑。想起朱自清《背影》中的那句话:“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不禁心疼母亲,我问她:“你后悔吗?”

      母亲头也未抬,鞋垫上的杏花开得愈发娇艳了。良久,她才举起那只千针万线才完成的鞋垫在阳光下端详:“为啥后悔?这才是生活。”

      我甚为不解,张口欲辩。母亲却举起鞋垫冲我笑着,满脸溢出的是温柔与自足。“我总是做不好你的鞋垫,今天可做好了,你快试试。”她眼睛晶亮,恍惚间让人仿佛窥见当年杏树下的少女,眉眼盈盈。

      我原以为母亲已将才情淡于闲碎琐事,将梦想隐于酱醋油盐,这一刻才发现,母亲还在写诗———不是那种登于报刊的铅字小诗,而是视我为远方、流溢于生活且需穷尽一生的妙笔。

      我曾信奉年轻的叛逆,记得母亲问过我:“你说,我说的哪点不对?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呢?”答曰:“你说的都对,难道对的我就该听吗?”对峙良久,母亲终妥协。那时《后会无期》中一句“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正盛行,母亲听见随口说出一句:“废话,道理都是犯错后才懂的。”

      其实始终不知道我向往过多年的江湖究竟是什么,彼时才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我因“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而怨生不逍遥,彼时才悟出如果尚不能行万里路,倒不如先开始读万卷书。

      过去我崇尚着诗与远方,臣服于命运和世道炎凉,却止于一句“父母尚在苟且,你却在炫耀诗和远方”。

      愧于自己明白太晚,诗与远方怎么能唾手可得?将生活的苟且压于父母就真的会让人快乐吗?而没经历过苟且又哪会懂得诗与远方?

      我曾读过《月亮和六便士》,笑主人公逃避现实,讽其只为梦想而梦想。如今想来甚是可笑,母亲却还是那一句话:“没事,道理都是犯错后才懂的。”

      我依然渴望着诗与远方,却不再逃避眼前的苟且,只有在闭嘴、低头、学习之后,才能在拥抱诗与远方之时,多一份尊严和理直气壮。

(指导教师   谷纪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