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我的美食情怀

发布日期 : 2016-10-3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济宁邹城市第八中学   丁元彬

 

      小时候的我很贪嘴,去姥姥家时,每次见了她养的母鸡总是两眼冒光,不是想从窝里拿几个鸡蛋,就是想趁姥姥、姥爷不注意时偷来那只鸡,把毛拔光了烤着吃。

      每当这时,姥姥便拍拍我的头,慈爱地笑笑:“又嘴馋了?走,我带你去拿两个鸡蛋。”于是我便兴高采烈地跳起来,拉着姥姥的衣襟,催她快些走。

      记忆中我最爱吃的是姥姥蒸的鸡蛋糕。每次她在厨房蒸蛋,我就站在门口,吮着手指头,呆呆地望着。姥姥喜欢把蛋放在一个搪瓷碗里蒸,再加上几点零星的葱花。等出锅时,浇上几滴香油,淋上一勺醋,立刻香飘四溢。用勺子剐一勺,放嘴里,鸡蛋糕香醇细腻,香油与醋结合又增添了酸爽、缠绵的感觉,外加上一点葱花,提味效果更加明显。不一会儿,一碗黄灿灿的鸡蛋糕就全吞进肚里去了。姥姥在一旁坐着,笑着问我:“吃饱了吗?”我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回味着鸡蛋糕残留的香味。

      小时候无忧无虑,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疯玩。最喜欢的一件事是坐着姥爷的三轮车,和姥姥一起去逛菜市场。那时我总是坐在三轮车的后座椅上,背靠着姥爷的背,东看看西瞅瞅。看到有卖肉的小店,我就大声嚷嚷,吵着要吃排骨。于是疼爱我的姥姥便急急忙忙挑选了上好的排骨,回到家中熬汤给我喝。

      排骨汤是姥姥的拿手好菜。她先将排骨洗净,加上陈皮、枸杞等许多佐料,再配上土豆、冬瓜,倒一些酱油,之后就等着开锅。犹记得她眼中对我的专注与慈爱,趁这空当儿,她会替我理理额前的碎发,然后轻声告诫我玩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只是那时的我太小,只顾看着排骨汤在锅里咕嘟嘟地冒泡,一个劲儿地提醒姥姥赶快开锅。于是她便先哄我玩一会儿,到时候了,她连忙打开锅盖。每当这时,心急的我还等不及汤舀进碗里,就拿起一双筷子夹一块排骨,狠狠一咬,又香又嫩。只不过很快我便泪眼婆娑了———刚出锅的排骨实在烫得厉害。姥姥在边上看着,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现在,姥爷老了,再也没有力气驮着我骑着车子满处逛了。面对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我终于明白时间不等人,我只能在回忆中再现往昔美好的情形了。

      长大的我细细品味,猛然大悟,原来我留恋不舍的,不仅是各色美食,更是隐藏在美食里的浓浓的爱。

(指导教师   孙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