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生铁淬火之伤 百炼成钢之美

发布日期 : 2016-11-2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烟台一中   张雅欣

 

      曾有一本名为《鹿苑长春》的书,记叙了一个生活于南方阳光与丛林中的男孩,在他的宠物小鹿的陪伴下如何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那个小生灵,眼神纯澈,四肢纤细,四下探出好奇的触角,积蓄生存的智慧和勇气,着实令人喜爱。然而小鹿逐渐露出了野性,它糟蹋农田,进而威胁到了男孩一家的生存。男孩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饿死,或是杀掉小鹿。最终,小鹿倒在冰冷的枪口之下,男孩成长为男人。

      长大成人,就是这样一回事。在人生旅途之初,一切生活的痛苦与不幸、肮脏与不堪,皆是无法理解的密语。少年的世界,总是骑着梦想的白马,以无限的激情横冲直撞,哪怕伤痕累累也坚信着终有一日能改变世界。常有人把青春比喻成花开,尽管滥俗却也不失恰当———纯真莽撞直率豪情潇洒,然而抵不过时间的流逝。

      正因为如此,有人总沉湎于青春的美好,却忽略了成长的过程是美的,而成熟也自有成熟的美。

      在我看来,青春消逝的那一刻更似生铁淬火的瞬间———历经锤炼逐渐变形,时时迸发着闪烁的火星,炽热却又游移不定。随着“嘶嘶”的声响,终于在浸入冰冷的水中的瞬间定下了形状,在汗水将落未落之时褪去了火红的颜色,在那纯白浓烈的烟雾弥散的瞬间蒙上了沉稳持重的金属光辉。这个过程注定不可避免。

      成熟是随着时间流逝智慧积淀而更上一层的重要节点。如果把青年的智慧比作一杯青涩猛烈的Mojito,那么成年的智慧就是一坛陈年的女儿红,馥郁芳香且随着时间的久远而更为醇洌。十几年的无忧无虑,使得我们能专注于不倦探索,迫切于了解万物运作的机制。在十几年的打磨中,青春这把锐利敏感的刀子,总是凭种种不羁无所畏惧地朝着生活那厚重敦实的“盾”一次次砍去。每个卷刃都是成长的伤痕,每次受伤都是积累经验和积蓄勇气的过程。且行且伤,总会多多少少地懂得社会这个庞大机器运行的机制,也便逐渐地收敛了锋芒。

      成熟也意味着完成一次对于身份的重新认定。在汉族古老的成人礼仪上,男子冠而字,女子绾长发。纵观世界各国少年,莫不是以繁复的礼节预示着他们由家庭中责任淡薄的孺子转变为正式跨入社会的成年人。只有承担责任,履践德行,才能明确自己的位置,成为合格的社会角色。种种传统的仪式过后,少年铭记“担当”二字的含义,正视肩上责任的重量,完成角色的转变,宣告长大成人。

      但有些人却褊狭地把成熟定义为纯真的凋落与世故的滋生。他们忘记了,世故是烂掉的成熟。成熟者和世故者都经过艰辛磨难,前者视其若风帆,后者则躬行“先前所憎恶所反对的一切”,拒斥“先前所崇仰所主张的一切”,或许还将陷入最为阴暗的泥淖。

      时间是个矢量,逝去了便如琉璃倾泻一地,不能再来。成长的蜕变,便是人们在时间之流中蓦然回眸时,听到的那一声最为清脆的回响。每个人的生命中恐怕都有那么一刻,因青春的躁动而伤痕累累,在爆发之后微微喘息之时霎时认识到自己肩上重量已日益累积,而手中曾经怒放的花儿不知何时已然枯萎凋谢。不需要什么人生教训和心灵鸡汤,就只是依据我们所已知的一切而已———成长的美就这样不可遏止地展现了出来。于是青春匆匆谢幕,少年时代就此随着悄然间出现的裂隙猛然碎裂成千万片。但是抬起头,眼前,是一个更为开阔、崭新而又未知的世界,等候着我们迈出属于自己的第一步。

(指导教师      飞)

(本文获山东省特等奖、全国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