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回首自有情意悠长

发布日期 : 2016-11-2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淄博市临淄区临淄中学   左欣雨

 

      爷爷七十大寿的聚会办得格外热闹,本家三十余口人从四面八方纷纷聚集在老家。用开水烫热了的白酒空了一瓶又一瓶,厨房里响起一阵又一阵饭菜下锅时令人心悦的嘶嘶声。门口火红的灯笼早早就点好,荡开令人迷醉的昏红。

      遗憾的是,那时候的我正在学校为期中考试挑灯夜战。

      家里人告诉我,那个夜晚,爷爷笑得合不拢嘴,一直说好———酒好,菜好,什么都好,唯独少了他唯一的宝贝孙女。

      这话让我颇为惭愧。自小爷爷看着我长大,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从矮豆包的身形长到一米七的高挑,爷爷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我。正是因此,他七十大寿之日我未到,他或许会倍感遗憾。惭愧之余,我不免回忆起我们爷孙间的点滴故事。这一回首,才悟出情意悠长。

      记忆里,爷爷是个颇具威严的人。他有高中学历,在当时那个偏僻落后的山村,已然是一个让全村都高看一眼的文化人。他当过村长、村书记,多次被评为先进党员,标注这些荣誉称号的一块块小铁牌子,整齐地钉在我们家的大门框上。

      也正是如此,爷爷对子女的要求分外严格,爸爸从小没少挨打。但相比之下,爷爷对孙辈们便和蔼了许多。每每过节放假,爷爷都会放下从不离手的半旧收音机,徘徊在院子里,侍弄着他养的那些花花草草,等着我推开木门扑入他的怀中。

      我是爷爷唯一的孙女。我出生的那天,他骑着那个除了铃铛不响其他都响的三轮车,载着奶奶骑了三四个小时方抵达那家医院。奶奶每次想起这件事来时都止不住笑:“这个老头子,看到宝贝孙女,就把什么苦、什么累都忘了哩。”

      不到一岁的时候,有一次我打滚儿不小心从床上翻下,幸好爷爷眼疾手快,在我落地之前一把把我捞了上来。大约是巧合,那一刻我凑巧发出了疑似“妈呀”的声音,爷爷的满心紧张立刻化作忍俊不禁,连声道:“这么早就能喊妈,俺孙女果然是个人才!”

      上幼儿园了,由于父母工作忙,爷爷从老家赶了过来,每天接送我。记得刚刚去幼儿园的时候,我像所有小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爷爷非常不放心,便跟着到窗口去看我,怕我被小朋友欺负。但当他看到我毫不犹豫地挤开那个插队接水喝的小朋友时,便欣慰地捋捋胡子,安心地回家了。

      再到五年级,我在“五会作文”活动中获得了让作文发表的资格。从小没出过什么风头的我,将这个喜讯向爷爷一讲,老家立刻就传遍了。我一遍遍把那篇作文读给爷爷听,爷爷也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耐心地听着。从此,每逢乡亲邻里来家串门儿,他皱巴巴的嘴总是忍不住溜出一句:“俺孙女有出息啦,小小年纪就能发表文章到作文书上啦……”

      我喜欢看爷爷坐在摇椅上打着荡儿,喜欢听他模仿收音机里的名角儿咿咿呀呀地唱京剧,更喜欢听他粗着嗓子唱铿锵有力的革命歌曲。唱完了他便摸着我的头一遍遍说:“你的根是在山村,是在中国。以后你长大了,千万不能忘了家,忘了国,忘了自己的根……”我懵懂地听着,一遍遍点头。然而真正明白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时,却已是十余年之后了。

      爷爷从小家境窘困,小小年纪便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他比谁都明白这世间的沧桑、人心的冷漠、社会的变革,也更清楚今日和平生活的来之不易。新中国成立后他当了几年村书记,又被“文革”折腾得不得安生。爷爷跟我讲这些故事的时候,语气轻快,但陈述的故事有多么沉重,我已然能感受到。

      七十岁的爷爷,口袋里总是装满了各种糖果,其中以传统的酥糖占多数。孩子们喜欢围着爷爷打转儿,喊一声爷爷,便能换得一口的甜蜜。孩子们得了糖就跑,爷爷笑骂着他们。

      爷爷的七十岁生辰的聚会办得格外热闹,乡亲邻里都来庆祝,唯独少了他最心爱的小孙女。幸而有这一次的回眸一望,才让我蓦然发觉,斗转星移,爷爷他一直站在时间洪流中岿然不动。他永远端正而伟岸的身影,抵挡住了时间的冲刷。他始终站在高处,以局外人的眼光看待世事的变迁,前方虽泥泞不堪,身后却莲花盛开。

      我的血液继承自他,我的品行亦来自他的言传身教。我们拥有同样的认真,同样的对根的执着,担当得起人生的重负。这些情感,随着时间潜移默化,深深地烙印在我的骨子里。

      回首处,时光坍圮不了爷爷伫立的背影。爷爷超脱于物的心境,把他举到高处,为我留下了一生的情意悠长。

(指导教师      红)

(本文获山东省一等奖、全国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