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与“!”

发布日期 : 2017-09-06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寿光市第二中学  张琳婧

孟南一直觉得老宅中央那棵梧桐树的叶子绿得格外深沉。

宅子里的陈设装修还是典雅庄重的民国风,就好像有一段时光被质地细密的雕花木门藏在了宅子内,不曾离开,也不曾老去。

太奶奶就住在那座老宅里。

孟南踏过木门槛,推开咯吱作响的房门时,太奶奶一如既往地正端坐在窗前,久久凝视那张残缺泛黄的信纸。安详静谧的画面中只见尘埃在阳光里飞扬,像极了一张满载陈年旧事的老照片。

孟南轻轻蹲在太奶奶身侧,瞥了一眼她手里的信纸。根本没有什么冗杂艰涩的内容,只有笔势雄健的三个字“去南洋”,其中的“洋”字还缺了一块。终于没耐住好奇,孟南的声音在似乎还会传出些许回音的屋内响起:“太奶奶,这封信不就是三个字吗?您干吗老拿着它看?”太奶奶笑着摇头:“傻孩子,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这封信寄来的时候就被烧掉了一部分,至今我都没有想明白,这三个字后面是问号还是叹号。”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啦,问号是相濡以沫,叹号是相忘于江湖。”

孟南觉得此刻闪烁在太奶奶眼中的光芒没有一点儿暮气沉沉的感觉——似乎心存一段美好往事的人,都不会太快老去。

太爷爷与太奶奶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当年在所有人看来,两人势必会举案齐眉,子孙承欢。那时的中国危机四伏,被列强日寇虎视眈眈,暴乱离散成了家常便饭。太爷爷太奶奶最大的心愿便是能寻到一方安逸的土地,过最普通最平静的生活。然而生不逢时,最简单的愿望却也是最大的奢望。

似乎在别人眼里,太爷爷只会摇头吟诗提笔作赋。谁知明明那么温文尔雅与世无争的一个人,在奔向抗日前线的时候却义无反顾到决绝。

那是初夏的一个黄昏,阳光透过那棵梧桐树斑驳了一地。太奶奶在太爷爷的书桌上发现了一张字条——

你不会怪我吧?

我一定会回来把你风风光光地娶进门!

这一问一叹就是太奶奶漫长的等待的开端。

所以不管空中飞机的轰鸣声如何喧嚣,也不管小镇百姓的脚步声如何慌乱,太奶奶始终固执地守在那座属于太爷爷的老宅里。

岁月在朝迟暮别中褪了色,只有院里那棵梧桐被时光滋养着,生生不息地茂盛了两千八百多个日夜。

太奶奶没有等到太爷爷,等到的只有那不太完整的三个字——

去南洋

八年的时间可以让原本睡眼惺忪的东方巨龙重新斗志昂扬,也可以让原本心有灵犀的恋人默契不再。

“去南洋!”太爷爷愿与河山共存亡,但他希望太奶奶能在那方宁静的故土上一世长安。

“去南洋?”是太爷爷要兑现少年时的诺言,他要与太奶奶一同静看花开花落,坐赏云卷云舒。

太奶奶是真的搞不懂,因为太爷爷再也没有回来过。

后来啊,太奶奶没有再嫁人,她收养了孟南的爷爷,继续着注定会穷其一生的等待。

太奶奶抚着信纸上的三个字对孟南说:“其实啊,是问号还是叹号都不重要了,对我来说,问号是一生孤单,叹号是一生想念。”

孟南望了望窗外。

是啊,尽管一问一叹就锁住了太奶奶一生,但太奶奶知道她和太爷爷一起亲手栽在院中的那棵梧桐,是如何从纤细幼小长到挺拔参天的,这就足够了。

 (指导教师 赵小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