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独孤写就华美——行走在寂寞间的张爱玲

发布日期 : 2017-09-1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临沂市郯城县郯城第二中学  赵如明

月色倾城。

这是上海滩,一座遍地都是传奇的城市。多少人,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人间剧场,一意孤行地导演悲欢。从繁华灿烂到寂寞黯然,消耗的不过是数载光阴。那个叫张爱玲的女子,穿过民国风雨,穿过旧上海悠长的弄堂,正风情款款地向我们走来。

想起她,总忘不了那张尘封多年的黑白照片:她,穿一袭旧色高领旗袍,昂着高贵的头,孤傲又漠然地看着凡尘来往,那么地不屑,那么地无关悲喜。她是美的,带着极致的璀璨,亦带着坚定的孤独。

胡兰成说:“张爱玲是民国的临水照花人。”的确,她不同于流俗,孑然独我。她时而冷若寒梅,时而媚如海棠,时而深似海霞,时而淡如清风。她是孤独的,她以绝对高傲的姿态看世事万般变化,以孤傲的性格独自屹立于上海的文坛。

春水东流,秋月残缺,多少温情故事会被榨干,岁月给得起旺盛的记忆,也同样可以掏空一切。与胡兰成相识且相爱,是她不可避免的劫。我无法想象一个骨子里如此冷傲的女子,如何能像一花一草一尘土般操守得如此情长。所幸,她并未失去自我。面对爱情,她回报以热烈;面对背叛,她坦然接受。离去亦无悲伤,她写下“牵手之后必是永久的放手”这样淡然的佳句。她深信今生得的果是前世种的因,因果轮回,如是而已。她孤身走过纸醉金迷的大上海,她从不为红尘点点而沉溺。孤独的她,令无数人钦佩。

雪小禅说:“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可张爱玲却以孤独的姿态存活于世,漠视天下百态。我想,她并不薄情,她只是将深情付诸她笔下跳动的文字,而留给世界一个孤独的身影。她阴暗的家庭、灰色的童年、破灭的理想以及悲伤的爱情,无一不让人为之哀叹。而这些在她眼里不过是波澜微颤。她将自己深锁在孤独的一隅,用曼妙的文字书写着内心的孤独。精致的沉默造就了她的绝世风华。

她在《童言无忌》中写道:“苦虽苦一点,但我喜欢我的职业。写作是一种漫长而煎熬的过程,唯有不断经历春种秋耕,才能收获一场文字的盛宴。”她文笔流畅,构思新颖,冷艳凄情。她把如嗜血蚂蚁般痴狂的情绪酝酿成熟,诉诸笔端,寄情于文字,而她的文字亦成就了她。曾几何时,有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有多少人羡慕她那倾世的才情,为她神魂颠倒,为她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无疑,我是无数拜倒者中的一位,我喜欢她那不泯的才情和孤傲的性格。夜凉如雪,灯火璀璨的喧闹之夜,我曾静静地阅读她的书,她用柔情的笔尖书写了世间多少的悲欢落寞,用淡然的情调诉说了多少细雨闲花的寂寞。

她阅历广泛,虽然内心颓废,但仍拥有一份从容与冷傲。她总是微微抬起下巴,神情高傲。她是紫禁城里的一口古井,是被租的龙袍,在她身上是低调的华丽、凄艳的美和绝世的孤独。在那个转瞬之间就可以晴雨骤变的大上海,她是那枚月亮,以绝世孤独的姿态,独立于上海的文坛巅峰,在万星丛中骄傲又孤独地闪耀。

赫胥黎说:“越伟大越有独创精神的人,越喜欢孤独。”张爱玲就是这样。当她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时,她却时常在月光下独自品味寂寥的况味。也正因如此,她的文字才可以像一把锋利寒冷的剑,可以舞动落花的烂漫,亦可以粉碎明月的光芒。她说:“生命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该是怎样的孤独聪慧的女子,才可以将人生悟得如此透彻!她的心中只有文学,她向着文学一意孤行,任岁月无情地将她的命运撕扯她也从不退缩,任世间如何牵绊她也从不动摇。

褪去夜色的华装,清晨的上海滩有种洗尽铅华的美丽。生命是一场漫长不可预知的远行,晓风残月,杨柳落英,只是刹那风景。她于纸醉金迷的大上海,唱出了那一季的繁华、一生的凄凉。她让自己孤独遗世,活到鸡皮鹤发,活到忘记自己当年的模样甚至忘记名和姓。

穿过百年沧桑,张爱玲依旧存活于我们心中。她如天空中皎皎明月一般,将清辉洒向人世间。她告诉我们,无论世间如何纷扰繁杂,也要在心中留出一片明净之地,存放孤独,只因孤独造就王者。

(指导教师  王钦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