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每个荷塘都在消逝——我的“荷塘月色”

发布日期 : 2017-11-27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北京工业大学附属中学  吴越

在心绪不宁、六神无主的时候,总会本能地渴望寻觅一个灵魂的居所,让心灵暂寓其中得到寄托。陶渊明有温暖可人的桃花源,史铁生有厚重安心的地坛,朱自清有清幽宁静的荷塘,而我所能重获宁静的地方,则是家门口的一条狭小的街道。

它的存在牵扯到我童年天真烂漫的回忆。孩提时代,这里还是一条僻静的路,来往的行人颇为稀零,只有在明快的早晨才被啼鸟唤起一丝生机。出得家门,远远便看到琳琅满目的早点铺子,老板或是伙计亲切地吆喝着招睐生意。金灿灿的油条挤满了我的眼帘,那场景就像木心在《从前慢》中书写的一样——“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很平淡很朴实,但心弦就像在悠长的叫卖声中拉出柔美舒畅的一道弧线,品尝到诗一样隽永的滋味。这时的小路才有点街道的样子,不复平日里门可罗雀的冷清。买过温热的早点,内心也似揣了一把暖暖的火,沿着小路漫步,一条小路悠悠伸向两头了。

春天这里最是楚楚动人。路两旁,错落有致的树木在春风中葳蕤地生长着,有时你甚至能够发现细碎的花蕾点缀其中,茂盛而不张扬地高挂枝头。夏天的绿色成了街道浓墨重彩的底色,蝉声聒噪敲打着行人耳鼓。行走在这条街上的人屈指可数。秋天,落叶把小路打扮得更为肃杀,然而我却深谙其中横生的妙趣——把落叶踏得咯吱作响,邀来好友比赛拔树叶根部……冬天,伴随着凛冽的风雪,小路渐渐沉寂下来,连最令人喜欢的热闹的早市也不复存在。

斗转星移,时过境迁,如今的街道经历了不计其数的改变和打点,已经不是我熟悉的样子了——早上卖早点的店主陆陆续续地迁走,路旁的树木不时要承受突如其来的灾厄,街道通向了繁华的商业地带,人们经过这条街道更多地是借道而非欣赏。我曾眷恋的街道,在岁月积淀中慢慢褪去了亲切的颜色,染上了商业的色彩。《认故乡》中说:“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每个人都会在大千世界中邂逅这个永恒的寓所,然而能否顺利地邂逅,确乎是需要缘分的。更何况,你曾认作故乡的那片“荷塘月色”,或许正在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