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曹操的另一面

发布日期 : 2017-12-04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莱州市双语学校  曲鸿宇

孙仲谋有云:“其惟杀伐小为过差,离间人骨肉以为酷耳。”许邵又云:“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呜呼,其曹操之奸果甚于此乎?窃以为,曹操实非奸诈之徒也。

高祖斩蛇当道而得天下,经文、景、武三帝而至鼎盛,复四百年,社稷尽失,宗庙几丧。光武平陇右,安西蜀,兴东汉,又四百载,传于灵、桓二帝。二帝禁锢善类,卖官鬻爵,灾患四起,民不聊生。光合七年,黄巾起义。中平五年,设州牧一职,自后诸侯割据,汉室崩离。常言道,深山藏虎豹,乱世出英雄。汉末半百年间,有魏武、昭烈、孙家、袁氏、二刘并董吕之众,于是奉孝、孝直、公瑾、元皓、文台为策以谋,仲康、翼德、兴霸、文远、仲业为驱以武,孔明、子敬纵横于诸侯,结蜀吴之好,共伐于魏。值三国之末,三马食槽,魏为司马氏所吞,乃破蜀灭吴,而立晋朝,乱世终止。众雄之中,执牛耳者莫过于魏武,然魏武为世人知之,莫过其奸也。曹操当世豪杰,而以奸著称,何耶?恐为世人所曲解矣。

欲论曹操之奸诈,宜先言曹操之生平。操少有志,性不羁,惩蹇图以严纪,处奸吏以明律。礼乐崩坏,法度缺失之际,操能震慑权贵,铲除奸宦。此其刚正不阿也。汉室倾覆之际,董卓弄权之时,操聚诸侯,挽狂澜,不以名利为重,而让位于袁绍。此其宽容大度也。诸侯会盟于酸枣,终日饮酒作乐,而畏卓势,唯操以乌合之军迎数倍之敌,为徐荣破于汴水,性命几丧。此其忠心报国也。建安十五年春,操并州连郡,麾下人才济济,然下《求贤令》曰:“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此其求贤若渴也。曹操之奸何以见也?

或曰,曹操之奸胜于刘备、孙权,其论谬矣。备出于草莽,生于微末,起于公孙伯圭,而附于吕布,术欲与布讨备,布拒之。后备与操伐布,布乞降,而刘备谏以丁建阳董仲颖之事,布终丧。后备夺表、璋二宗族基业,称皇帝,享庙堂,其仁哉?权受基业于兄策,策子为之禁,而策仅为王。张昭刚烈,常忤权意。权任丞相,众举昭,权以其性刚为由而以孙邵为相,后孙邵故,众又议举昭为相,权复拒之。虞翻,狂士也。然其才罕有。权恶之,贬至交州,永不再用。权太子早丧,应立三子,而宠四子霸。二人争权,权默之,终至后患,而赐死霸。其更暴哉。以此知之,操非奸也。

备、权之过甚于操,而操名恶于备、权,必有因也。何也?为罗贯中撰耳。罗尊刘贬操,所著演义大半不实,而传世甚广。数百年来,世人只知操之奸诈,而不知操之雄略,如蒙于框网,岂不悲哉!故曰,盲人摸象,不知其实;管中窥豹,不能见全。物之本末,必有正反,宜两面而论,勿以偏概全。察之以心,悟之以意,方能见本也。

(指导教师  潘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