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春分印象

发布日期 : 2017-12-14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莱芜市鲁矿中学  孟姝同

时令过了春分,吹面的大概就是杨柳风了。春天的信息果然不同寻常,分分钟就能轻易地把人们带到《中国诗词大会》的梦境中。

一时兴起,信步来到离家不远的村西自留地里寻找春天。

此刻,田野的景象都还是北方的准春天。年前蔬菜收割后,残存下的沟畦里,已经大堆小堆地倒满了许多的猪粪、兔子粪。争相露出头来的油绿,是人们喜爱的荠菜。连日的暖阳,使得野菜悄悄褪去了沉寂厚重的紫褐,隐隐浮现出那一抹嫩绿的色调,那是冬寒的孑遗。青翠跳脱的绿,光彩沉寂的褐,看得人目眩神迷。就像是画家有意为之,层层叠叠用了积墨法的技巧,那一定是将张大千撞色和泼彩诸法并用,才把初春的景色渲染得如此气韵生动,光怪陆离。

静下心来,我们还会发现,旷野的风,哗啦啦飙过园林,有待于我们解读;春园的鸟,鸣啾啾迎风高唱,有待于我们和鸣;还有那潜行夜至、号称催花的雨,憋屈已久,一经问世,便引来无数的赞美。众草木,众昆虫,都暗自积聚力量,做好了出山的准备。整个冬日,它们蛰伏地下,所为何来?不就是为了守得云开见月明,待春天一到就立即恢复活动,蓬蓬勃勃营造幸福的生活?

不过,这真的与人们心目中的鹅黄嫩绿、粉妆玉琢的春天有些不同呢。

哦,无边光景一时新,那只是书本上的、平面的春天。可是,可以用言语表述的,本来就不是永恒的。

真正的春色,绝不会是整齐划一的,所谓“道可道,非恒道”是也。有色泽鲜艳的,一定也会有颜色灰暗的;有吹面不寒的杨柳风,也一定会有难熬的倒春寒,这才符合规律。

真正的规律,也常常不是人们挂在嘴边的那个“道”;而真正的生活,也永远比书本上描写的更加精彩玄妙。河流断续,似在诉说;新旧生命的更新与轮回,是天地深情地低吟。此刻,没有“眼看喜”,放眼望去,只见一派北国暮冬的暗淡风光;没有“鼻嗅爱”,断断续续都是农家肥的气味儿不绝如缕。

古人将春分分为三候:一候元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也就是说,春分节气之后,燕子便从南方飞来了,下雨时天空便要打雷并发出闪电了。

春天的孕育万物,非一朝一夕即可得。放在《易经》的语境中,春分带给人们的正是一个“屯”卦。《说文解字》释义为“屯(zhūn),难也,象草木之初生,屯然而难。”

刚与柔是相反的,是矛盾的。一刚一柔,象征着矛盾相交,但矛盾中往往产生新的东西,这也是必然的法则。

南怀瑾先生说,中国过去五千年文化思想的教育、政治、道德等的基础,都是建立在因果基础上,所以大家都怕不好的报应,乃至做官的人要为子孙培养后福,都是操心着因果。我们看孔子对屯卦的研究,为“刚柔始交而难生”。此时万物始生,充满艰难险阻;顺时应运,熬过苦难的生命,必定欣欣向荣。个人如此,大到国家也是如此。改革也罢,更新也罢,一个好的历史局面的完成,也是要经过多少艰难困苦。因此,别怪天又寒,只因时候不到。等等看,一朝雷霆随气候,半城春雨花满楼,天气才算是真正温暖起来了。面对不利形势,聪明人都会顺时乘势,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确实,一件好事的产生,并不那么简单,不经过困难而成功的,绝对不是好事;轻易得到的,很快就会失去。

所以老祖宗告诫我们:“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由此可见,真正的春天是经久酝酿之后才来到的,我们才可望一夜春雨后走出家门,为扑面而来的柳烟惊喜地呼呼呵呵,用鼓足勇气的童心大声吟唱——看,这斑驳陆离的,才是真正的立体的活生生的春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