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二黄毛结婚

发布日期 : 2018-01-04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湖北省老河口市三中  廖梦恬

俺本姓武,叫武饭。可村里的人偏偏叫俺二黄毛,俺讨厌这个烂名字。“武饭”多好听的名字啊,可是大家都不这么叫俺,非要叫俺二黄毛。这名字真俗,怪不得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俺了,一听这名字,人家就知道俺还是小屁孩儿一个,连大名都没有,还能给你提亲!一听这名字,人家就会又猜我人肯定长得也不怎么样,憨傻子一个。其实俺自己认为俺长得还挺帅的,十里八村的,姑娘们打着灯笼都难找。

俺留着标志着成熟男人的西瓜头,眼睛大大的,鼻梁高高的,经常还把两条“水晶”鼻涕挂出来装嫩。身穿这儿一个洞、那儿一个洞的白色粗布汗马褂,穿着一条俺哥不穿了的经过修改了的褪了色的“绅士”汗裤,脚下是最流行的新草鞋。哎!俺这一身装扮就是最流行的啊!像俺这么帅的人,怎么会21岁还讨不到老婆呢?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们村里边的两个美男子乔元贞和史承汉(后来改名字了,听说叫什么“牛汉”。什么牛汉、牛汉的,牛天天犁地,当然会出汗了。他到底懂不懂啊?亏得他爹还是个老师呢,真够丢他爹脸的),说真的,他们都没有俺武饭长得好看,可是他们现在都已经结婚了。哎!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我都不知道那些姑娘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放着这么帅的小伙子不嫁……

回到家,俺把俺心里的这番话一股脑儿地告诉了俺爹俺娘。俺爹姓武名天,叫武天。俺爹听了,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儿地叹气,蹲在地上抽旱烟。俺娘说:“饭啊,你干脆去参军,去找共产党,打日本鬼子,比你在家里天天胡思乱想强一百倍。在家里让你干活,你还老跟你爹犟嘴,活像头犟驴!”俺听了一头雾水,忙问俺娘:“为什么要打日本鬼子?”娘咬着牙叹着气说:“日本鬼子侵略咱中国,杀了很多老百姓……”俺一听,简直气坏了,二话没说,走,参军去!

俺在部队里表现得怎么样?那还用说!俺打了多少胜仗、杀了多少个鬼子,连俺自己也记不清了。俺打鬼子从来不怕死,从来不会畏畏缩缩。这不,就连俺的一条腿也留在了战场上做了纪念。一条腿没了,俺这才回家。村里人都不再叫俺“二黄毛”了,都叫俺“武英雄”,连村长也亲自来俺家看望俺。

村里人都特别敬重俺,姑娘们见俺还是光棍儿一个,都纷纷托媒人找上门来说亲。俺就从中间选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闪电完婚。

现在,俺想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指导教师  廖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