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滋味 > 正文

史上最惬意的流放

发布日期 : 2018-01-11点击次数 : 来源 : 摘自《山东青年》


□李浅予

北宋末年,蔡京被贬岭南,路过潭州(今湖南长沙)时,肚子饿了,饭店的老板一听说他是蔡京,都不卖食物给他。蔡京为此写下一首词:“八十一年往事,四千里外无家。如今流落向天涯,梦到瑶池阙下。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几度宣麻。止因贪此恋荣华。便有如今事也。”蔡京的这首词道尽了流放之苦。路途遥远,豺狼虎豹,瘟疫疾病,加之解差欺凌,多少人为此受尽折磨。但也有极少数幸运者,清末名士温世霖被发配新疆,就堪称史上最惬意的流放。

温世霖,天津人,曾创办天津普育女子学堂,1910年出任“全国学生界请愿同志会”会长,因此被捕,“发配新疆充军”。直隶各界人士均对温世霖极为敬佩,于是集资白银1000两,供其沿途花费。

19111月,温世霖行经河南时,受到一千余人的热烈欢迎。目睹此盛况,当时天津长芦盐务系统派驻洛阳的一位工作人员不禁在家书中感慨:“吾国此次对待犯人这等优异,为从来所未有。”

同年1月底,温世霖抵达陕西,受到该省咨议局和绅、学、商、军各界的盛大欢迎,还有人赠送了鲜花。至华山,温世霖入住的地方“室中陈设雅洁,帘帐被褥均新制,极华丽”。2月,温世霖抵达甘肃,在安定县,县令刘春堂是末代状元刘春霖的哥哥,他因故赴省城,特意安排账房先生款待温世霖。路过金县(编者注:今属兰州市),县令李春浦出县城60里迎接。

从直隶到洛阳,温世霖乘火车,此后没有铁路,于是便改乘“房车”,这种车“宽大如一小屋,可容五六人坐而聚餐”。至于饮食,在西安,有同乡赠送橘柚、鲍鱼、茶叶等物;在兰州,有人为其准备了腌肉、咸鱼、腊肠、火腿、洋酒、海参、熏鸡、卤鸭、咸菜等物。以至于温世霖感慨:当年柳宗元、韩愈、苏轼遭贬也未曾享受如此待遇,因而“愧对前贤”。

19115月,温世霖抵达新疆。他将这一路上的经过详细地记录在了《昆仑旅行日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