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落叶•白雪•秋

发布日期 : 2018-01-1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山东省实验中学  付盈川

造物主是何等匠心独具,大笔一挥便画出一年四季。

新春伊始,春风混合了泥土的香气拂过大地,人们爱春景的生机勃勃和繁荣青翠。百花齐放请来了最明亮的太阳,炽热的阳光舔舐大地的每一寸土壤,人们爱夏日的灿烂强烈和热情多彩。寒风和冰霜总是漫漫长冬的前奏,世界是安静的,呼吸也清冷了,人们迷恋着那一份冰凉。

那么,秋天呢?秋姑娘不正在我们身边吗?

金风送爽,果实累累,秋天是热闹的丰收的季节,是夏日美人滚烫的裙裾最后的抚摸。我一直有种执念,认为那天气渐凉并不算是秋的到来。

当朝暮替换,时间走进十一月,所谓深秋终于环抱天地。

这时节气温骤降,一场秋雨一场寒;这时节寒风呼啸,天色沉淀得越发澄澈;这时节落叶纷纷,金黄色地毯铺满了整条街。

那一种被唤作“萧瑟”的情感氛围,如一张大而密的网沉重地压下来,压在树枝上、水池上,也压在了人们心上。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残荷凋敝,一片荒芜,心如乱麻,悲从中来。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默默无言,沉郁哀婉,古国之殇,挥之不去。

“纷纷坠叶飘香彻。夜寂静,寒声碎。”

秋夜沉寂,落叶飘零,思念油然而生,悲怆难禁。

纵使悲凉到令人肝肠寸断,深秋却一直蕴含着一股神秘的吸引力。从千百年前开始存在的苦涩,凝成了无数断肠人的泪纷飞,随风寄出哀思,随风散不去悲伤。或许就是湛蓝天幕映出黄叶干枯,或许是风推败叶卷起又舒展,或许每一步踩在落叶上正是每一步踏过了忧愁,那干叶碎裂的声音,让一颗压抑的心控制不住发抖。

今岁的白雪赶了早,农历十月份就迫不及待地来了。素雅的纱裙,曼妙的华尔兹,清亮的水晶鞋……我看到仙女从天而降。

一方面称赞着雪花落叶完美配合,一幅“秋雪图”用画笔、用巧手、用一颗真挚的心添颜上色;另一方面却又有些不满,突如其来的白茫茫像尖刀划开了秋日的层层渗透,像原本如蜜一般的细腻胶着中坠入一块方糖,激起杯中水花,击碎了静谧。

我看着天空破开伤口撒下一缕一絮,我听着耳畔冷风窃窃私语诉说着秘密,我抚过指尖白雪却被它的冷漠打动,我吻过秋日空气回报了它的深情厚意。

白雪覆盖着落叶,落叶又一层一层铺在白雪上,镶嵌却不能流动,安稳又不张扬。融化的水汇成一条河,落叶成了小舟,我竟听见所有不安和哀愁唱着歌,跟随轻船飘向远方。不知心里的难过是否真的奇迹般消减,痛苦和遗憾虽不再回头,总也有一天成为“过去的伤口”。

走到秋天,一年也过了大半,喜怒哀乐积攒过春夏,在这个神奇的季节全部迸发。再多压抑都释放在秋风里,落日写下一笔一画的欣喜哀伤;所有不堪都哭给蓝天看,阳光描绘出含泪的笑容。

走过秋天,是储蓄的沉淀;冬日安静休养,再迎接新的一年坎坷不平。轮回不停,时钟仍转。是秋天给了悲伤拥抱,是秋风献出温凉的吻。泪水流过,悲伤成河,哭一场梦一场,明岁又是生活。在这白雪夹杂了落叶、秋风拂过了萧瑟的时节,让哀愁尽情铺展,听命运如泣如诉,歌罢舞罢,就收拾心情,预备迈向下一个春天吧!可以痛苦但不要留恋,可以叹恨但不要常记心间。

今秋白雪赴了浪漫的约会,小楼深夜是何人独自追悔。

羡秋之洒脱,感人生坎坷。何须忧愁,明年春风卷起,事事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