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发布日期 : 2018-04-17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山东大学附属中学  王昭元

我爷爷已年近七十,几年前搬到济南来住。既已近从心所欲之年,本该不逾矩的;可他却不,我有时做得不甚妥当便往往招来一顿呵斥。我相信他是厌烦这里的,他乡无友,似乎理应烦闷一些。

爷爷平日待人苛刻,不苟言笑,对我们这些小辈更是如此。一次我没听见他的警告,在他练书法的桌旁胡闹,不小心带倒了毛毡上的墨盒。爷爷许是听到了响声,急匆匆跑过来。一见满地的污渍,他气得大吼,抄起掸子就作势想往我身上抽。我大概也被吓得不行,竟敢口抛逆言,一面抬臂遮挡一面愤愤地回嘴:“又发火,又发火!天天这样,你累不累啊!”这句一时冲动的话刚出口,我立马回过味来,直僵僵地挺在原地。我暗想不好,这次触他之怒,八成要遭受些皮肉之苦了。

谁也没有想到,爷爷也只是愣在那儿,扬着掸子的右手也停在半空。许是发怒的缘故,他全身开始微微颤抖,好像草原上捕食的老虎被狂风刮得晕头转向,直至有些彷徨瑟缩。爷爷的手颓然坠下,掸子落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他摇了摇头,没说什么话,扶着门慢慢踱出去了。听他的脚步声,拖沓,闷重,全然不像平时那样。

我已经说不出话,好久才缓过气来。从此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像避瘟似的躲着他。后来偶然谈起,爸爸惊讶地告诉我,自那以后,爷爷回老家报名上了老年大学,研究一些古文史料,虽然性格还是暴躁如常,但好在能略略控制一点。爸爸苦笑,说爷爷挺好的,还是老样子。可不知怎的,我心中有隐隐的释然,如同扔下一块沉重的石头,如同打开了掣制已久的心结。

爷爷要去全国游历。他启程前,希望我去看望他。我自是惴惴不安,极为谨慎地事先准备好一干托词。可当我见到爷爷时,他全然没有怨意,和和气气地招呼我。我还是不敢放松,绷紧了脸皮端端地坐着。爷爷见我这样,反倒先开口笑了:“紧张什么?我不会把你怎样的。”

我仍是尴尬着。爷爷瞧出了端倪,便拽着我去看他如何写一副新墨联。

爷爷在桌前坐定,他的脊背溜直坚挺,提笔、下压、行锋,一气呵成,不温不火。他额前的几缕银发在阳光下随身躯的推移而摇曳游动,好像受到了某种神力的召唤,又好像与他内心某种郁凝的情感起了共鸣,在同爷爷一齐唱和叹咏。

爷爷写完了,白纸黑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八个大字,笔力千钧,钩画遒劲。爷爷细细端详着,神情恬谧,安然,与之前性子极差而且不喜与人相交的那个排斥生活的老人大相径庭。

我看得呆住了。

爷爷看了许久,似乎忘记了我还在屋子里。他侧脸歉疚地朝我一笑,揽着我很高兴地说;“走,爷爷亲自下厨,饿了吧?”

爷爷要去游历全国了,美其名曰“享受生活”,第一站是青海。爷爷出发以后,爸爸捎回家一副装裱得十分精美的字,说是爷爷送给我的。爸爸替我展开,立刻惊奇地叫起来:“哎哟,你爷爷写得这么好吗?”

我循声望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八个字赫然在目。爸爸依然在旁絮絮叨叨:“他从前可是从来都耐不住性子写这些的……”我回忆起爷爷写字时专注的神情。的确,他或许脾气很差,或许说话不懂艺术,但如果你认为他活得太累,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是热爱生活的,他有他的方式。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远在他乡的爷爷,正是这静好岁月的缔造者。直到现在,他依然喜欢在书桌前挥毫泼墨,甚至还出版了书法研究的专著。他仍常常去外地旅游,以自己的热情和方式爱着生活,且是极为充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