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柳之歌

发布日期 : 2018-06-13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莒县六中  厉晓雯

天上的星星又点亮了几盏灯?我默默地数着。

我是夕阳的新娘,伫立在康桥边,听徐志摩深情地轻轻吟唱。

我是杨过的柳姑娘,身中情花剧毒,也要厮守到老,一起白首。

我常担心韶华易逝、容颜苍老,于是便停留在河畔,细细梳妆打扮。鳞浪层层,是我的木梳;金波闪闪,是我的闪粉。于是,我就拥有柔顺的秀发在空中飞扬起舞,轻抚每一位路人的脸庞;我就拥有窈窕的身材在土壤中深深扎根,供每一位游客欣赏。

夜阑人静之时,我就坐在岸边,数天上的星星,听隔岸少年郎的萧萧笛声。晨光初现之时,我便跑到姑娘的阁楼旁,看窗外的傻小子一遍又一遍吟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羞红了脸,和姑娘一起责怪你。日上三竿之时,我侧卧在驿站里,听戍边战士歌唱“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返家归途的艰难和内心的苦闷充斥着每个人的内心。夕阳在山之时,我则伫立江畔,黑幕渐渐织上天空,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哪里有风景,我就是最美的风景。

姑娘的头上带着用我的枝条编织的花环,看她笑靥如花,我也笑着。

我是一棵柳树,但又不仅仅是一棵柳树。

我是月老身边的红线,牵着世间的姻缘,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是饱读诗书的书生,为了那个烙在心底的女子,发誓要高中功名风风光光地前来迎娶她。

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就在那儿,我是旅途的站牌,指引前方的路。

在烟雨迷蒙的江南,处处有我的身影。轻柔的方言常在我耳边回响,我在用心倾听着,枝条随风摇曳,像是在和老友聊天。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我就是那举世无双的柳树,我就是那温文尔雅的柳树,我就是每一次风吹过的柳树。

(指导教师  宋启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