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写我秀 > 正文

每一次跌倒都是成长的礼物

发布日期 : 2018-06-13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版


寿光市双王城牛头初中  王程云

盯着眼前刺目的分数,我知道自己被隐藏着的暗礁绊倒了,我已经预料到了将会面临的来自于老师、家长的苦口婆心的教诲。前一阵,小说、电视、手机、电脑就像吸引着我的无底洞,使我走向万劫不复。即使这样,自己却仍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它们时时刻刻诱惑着我脆弱的神经,然后那不值一提的意志和不堪一击的毅力就同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之后,不出所料,我成了个家长和老师的“红人”,狠狠补了几次各式各样的“政治课”。迫于这种猛烈的攻势,我也好像“改邪归正”,每天抱着书本学习,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状态不对,我对学习失去了热情,没有丝毫的动力。我根本不想在成绩表上往上爬,日子过得像一团乱麻,不想找也找不出头绪,我只是假装很努力。于是,我的成绩“飞流直下三千尺”,然后迎来亲爱的师长们就对我进行又一轮苦口婆心的训诫。

语文老师正在慷慨激昂,我又一次开小差望着窗外。早晨的天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儿突然阴沉了起来,压得人透不过气。风像找不到方向似的四处乱撞,我听见窗子被刮得哐哐响。霎时,好像一声令下,四面八方潜伏着的怪物拥了出来,它们咆哮着,仿佛要撕碎天地之间的一切。老师停止了讲课,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大风那毁灭的气势夺了去。他皱了皱眉头,拔高声音,试图继续。但是没用,除了歇斯底里的狂风在吼,我们只能看见他蠕动的嘴。所有人默契地不可置信地望向窗外。我们的视线里除了漫天的黄沙,还有被风挟卷的不知什么物品的碎片。每个人都在瑟瑟发抖,我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我想起三年间每天都要走的那条羊肠小路,我想起那一片幽静,我突然惶惶不安——那树呢,它会怎么样?它没有避风港,它会不会被连根拔起或者被野蛮地撕裂?

大风过后,一片狼藉。玻璃门上的玻璃散落一地,只剩下一副可怜兮兮的门框。乒乓球台倒了,被拖出老远,破烂得看不出原样。很多小树被拦腰折断,大树的枝干也折断了不少。我小跑着去看那树,它竟坚毅地立在那儿,像戍边的战士!我抚摸着它冰凉的树干,却触摸到了一块块黑黢黢的伤疤。是啊,十几年了,这棵树独自站在这儿,没有同伴的支持,也没有老树的护佑,风风雨雨中,它学会了自己疗伤,自己坚强,自己成长。我崇敬地仰望着它秀颀的树冠、茂密的枝叶和满身伤疤,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动与温暖。在失败之后,我第一次这样开怀,突然之间,我好像明白了,我发现了绊倒我的暗礁,我知道抓住或许会血肉淋漓,不抓住就会掉进海里丢掉性命。我想,就这样堕落我还不服气。

我开始努力追逐我的梦想。生活回到正轨,我还是喜欢走那条羊肠小路,喜欢拥抱那棵树;但与原来不同的是,我学会了在跌倒中爬起。

我最喜欢这样一段话—一

一只站在树上的鸟,

从来不会害怕树枝的断裂。

因为它相信的不是树枝,

而是它自己的翅膀。

成长的路上,每一次跌倒都可能会受伤,但每一道疮疤都是成长的勋章,是成长送给我们的最好的礼物。

(指导教师  马宽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