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缤纷校园 > 正文

不急而速,不行而至

发布日期 : 2019-08-30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2019年4月,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2018-2019)总决赛在河南郑州落幕。在这项已经举办了14年、会聚了内地、香港和澳门三地优秀中学生的赛事里,来自济南的邵悠扬脱颖而出,一路过关斩将,获得初中组最高奖——“恒源祥文学之星”。今天,就让我们走近邵悠扬,倾听这个花季女孩的学习、成长故事。

不急而速,不行而至

                                                                                                                          ——访第十四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2018-2019)“恒源祥文学之星”邵悠扬

本报记者  李勇

家庭熏陶爱上写作

   怎么走上写作之路的?对于很多小作家来说,这是人们最感兴趣的话题。邵悠扬说,自己爱上写作,首先是受到了父母的影响。因为家里的书香味儿很浓,邵悠扬读小学时就开始读初中、高中的古文和小说。这样的阅读经历,使得她感受生活的能力比同龄人普遍要强。“简单来说,就是我想得特别多,脑子里面东西多了就想表达,想让更多人知道我所认知的世界,于是,我有了提起笔写下来的想法。”邵悠扬回忆道。

   邵悠扬的写作习惯一直保持到了今天。得益于父母的支持,邵悠扬从未停下写作的尝试,总是在无拘无束地写着。她说,生活中一些细微的变化常常会引发她的联想,因为脑子里想的和嘴里要说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她比较擅长写散文和议论文——散文适合想,议论文适合说。

   像很多同学一样,邵悠扬刚开始读的大部分书还是和儿童文学有关,比如《绿山墙的安妮》《毛毛》……当然也不乏爸爸推荐给她的《培根随笔》《游褒禅山记》。到了初中,随着知识的增长,她开始涉猎名著。“小学时期的阅读对我的写作直接影响并不大,但是为我树立了文学方面的自信,让我提早拥有了哲学和情怀的概念。名著奠定了我对文学的理解和我的写作风格。它是一扇窗、一个工具,让我有机会了解不同的作家和作品。有了名著,我的脑子里才有了‘社会’的概念。从接触名著开始,我的文字的高度开始逐渐上升。”

       谈到最喜欢的作家和作品,邵悠扬打开了话匣子:“我最喜欢的是查尔斯·狄更斯的《双城记》。这部小说给我的震撼太难忘了。狄更斯对社会、对时代的认识非常深刻,他在小说中对气氛、环境的渲染和伏线千里的剧情设计,真的是让我顶礼膜拜。读完《双城记》以后,我自己在写中、长篇小说时也习惯用设置悬念、呼应和伏笔的写作技法,毕竟最后揭开谜底的感觉,真的很爽!”

参与比赛收获成长

       回忆参加这一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的经历,邵悠扬笑着回答:“当被通知要去河南参加决赛的时候,我开始只有可以出去玩儿的激动和喜悦。到了郑州,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齐聚到一处,我才感觉自己脑子里一直模模糊糊存在着的某种情怀,通过这次大赛清晰起来。那种情怀,我称之为‘人文的独特性’。往大处说,这种独特性是一个国家的文化,是这个国家的标志,无可代替;往小处说,这种独特性就体现在城市的差异中,就体现在北京人奇怪江苏人怎么可以吃甜豆花,广东人奇怪鲁菜怎么都那么咸。尽管不同城市之间的‘吐槽’从未停止,但正是因为这种独特性,人与人之间才有了亲和感,一个国家才有了活力。”

   河南是中原文化的发源地,这次郑州之行,还让邵悠扬加深了对于《周易》的认识。她说:“我个人很喜欢研究中国古典文化,所以想向同学们推荐一下《周易》。人们通常认为,周易就是算卦、是迷信,这是对《周易》的片面理解。《周易》其实是一本哲学书,它教给现代人的是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学好了《周易》,你可以看清世界最原本的样子,让自己活得更明白。”

   除了参加这项赛事,热爱写作的邵悠扬还参加过不少与写作有关的活动。她说:“我觉得比赛不是为了获得奖项,让你能在报考学校时加分。我喜欢翻看曾经的作文,从小时候一直看到现在,因为我能从那里面看到自己成长的过程。对我来说,比赛就是一个平台,当我的成长结果能够和别人的摆在一起时,我就更加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

面对未来信心满满

   对于活泼外向、爱动脑爱思考的邵悠扬来说,课余生活不仅仅是读书和写作,她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动漫。她说:“很多人对动漫抱有偏见,甚至厌恶,他们觉得看动漫的人都是颓废的、奇怪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这些想法与传统的保守观念有关。其实,动漫是一种正在拥有越来越大市场的新兴文化产业,它是用漫画、番剧的形式,将我们生活中存在的和不存在的、感受到的和感受不到的感情、思想、人性,更为直观真实地展现出来。”顿了顿,邵悠扬继续介绍道,“所以,片面看待动漫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在彻底否定一样东西之前请先去了解它,‘接受不了’从来不是判定是非的标准。”

    谈到人生的规划,邵悠扬说:“再有一个月,我们就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了。中国梦是国家的梦想,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未来我还是想从事和写作有关的工作,因为我想说给大家听的想法太多,所以我会选择传媒。我认为,应该有人替不受重视的事物或人发声,我希望自己就是那个人。”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中的这句话,邵悠扬最喜欢。她说,这句话非常符合《周易》里的一个概念———时中。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面临许许多多的困难,面对过不去的坎儿,不妨以柔克刚,所作所为合乎时宜,无过之而亦无不及,方能“不急而速,不行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