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

Reading room

边读欧·亨利,边等春天

发布日期 : 2020-04-07 点击次数 : 318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冬的日子,好像格外漫长。从叶子扑簌簌地往下坠,到窗外的梅花挣扎着吐出暗香前,大地上仿佛只有风。


看什么都冷,连阳光都掺了冷意,真应了孟郊说的:“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这个时候,我最中意的事情就是窝在沙发里,翻开欧·亨利的短篇小说集,边读边等等春天。


在这本小小的集子中,有两个故事我最偏爱——《最后一片叶子》和《麦琪的礼物》。


《最后一片叶子》当中,主人公琼西和苏是两个年轻的画家。琼西得了肺炎住院,病情日趋严重。她悲观地数着窗外常春藤上面残留的叶子,告诉苏,最后一片叶子掉落的时候她就该离开了。


楼下有一个老画家叫贝尔曼,整天嚷嚷着自己最后一定会画出一幅杰作来,然而四十多年来什么也没创作出来。他听了琼西的想法后,不仅对她的说法表示不屑,甚至嘲笑这个蠢念头。此时,窗外冷雨夹着雪正下个不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最后一片叶子当晚就会落下。


可是第二天,琼西惊讶地发现,经受了一夜狂风暴雨的袭击之后,砖墙上居然还残留着一片藤叶。第三天、第四天……这片顽固的叶子一直好端端地待在那儿。琼西久久地看着它,内心备受鼓舞,病情也开始好转了。


就在此时,医生却提到住在楼下的老贝尔曼因为凶险的肺炎即将去世。人们发现他屋里的鞋子和衣服都湿透了,而院子里散落着画笔和一块调色板,上面调着黄绿两种颜色。原来,老贝尔曼冒雨画出了自己的作品——最后一片藤叶。


这是真正的杰作,以老贝尔曼的生命为代价。


在《麦琪的礼物》中,小说一开始,德拉就在数着手里的钱。


她的丈夫吉姆是一位薪金仅够维持生活的小职员,虽然生活穷困,却有一样值钱的东西,就是吉姆身上那块祖传的金表,只是配了一条旧皮带做表链,让他看时间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的。德拉已经暗自想了好长时间,想给丈夫买一条金表链,可是她数月来尽可能地节省每一分钱了,却才只有一元八角七分。


美丽的德拉也有一样值钱的东西,那就是她那头卷曲起伏、闪亮发光,像一束褐色的小瀑布一样的秀发。德拉站在镜子前端详了许久,最终下定决心走出门去。


圣诞前夜,剪短头发的德拉拿着金表链一边忐忑地等着吉姆回家,一边想象着他看到金表链有多高兴。


吉姆回来后却死死地盯住她的短发,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里面是一套“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的梳子,刚好配她那瀑布般的秀发——那是他卖掉了祖传的金表为德拉买的。


虽然已经读过无数遍,但每次看到欧·亨利小说的结局时,我总是十分动容。实际上,我眼中的欧·亨利本身就非常具有传奇色彩。他的人生经历十分波折,幼时家庭穷困,3岁时母亲就撒手人寰,年幼的欧·亨利一直周转于亲戚家。及至成年,他遇到了心爱的妻子,本该苦尽甘来,享受幸福美满的生活,却因为银行账目问题锒铛入狱,直到妻子患结核病去世,两人也没能再见面。但生活的坎坷并没有让欧·亨利变得阴郁,如果把他的人生比作凛冽的寒冬,那他的心里一定住着一个花香弥漫的春天,这股暖意闪烁在小说的每一个字符里。


在春天还没到的日子里,读读欧·亨利吧,在时间的倒影中,让这股暖意流进你的梦里,燃点着希望灿灿。

(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