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背影

发布日期 : 2020-07-07 点击次数 : 546 作者 : 淄博市张店区齐德学校 王睿烜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虽与父亲每天都见面,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夏天,小中考,是我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面对这次大考,人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我与父亲在同一所学校。我上学,他上班。又因为家离学校不远,所以,平时都是父亲骑车,带着我去吃小笼包,然后上学。


清晨,天微微亮,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吱吱”的响声打破了宁静。父亲在前面,一下一下地蹬车,我在后面,抱着他。冷冷的微风,吹在脸上。父亲穿着白色衬衣与黑色裤子,弯着背一下一下地蹬车,虽没有喘气,却已累得红了耳根。


“呼!”到了。父亲停下车,指着身边一个座位说:“坐着等等吧。”父亲去点餐。一会儿,一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上了桌。我们有说有笑,吃完便去学校。


到了校门口,父亲拍拍我的肩,说:“课间别打闹,一定要赶着写作业。听到了吗?”我点着头答应。他给我整了整领子,便道别了。他的背影不算高大,也谈不上健壮,一只手推着车,一只手拍了拍腰渐渐远去了……


几周后,父亲高血压住进了医院。听了妈妈的描述,我紧张得皱紧了眉头。周末,我去医院看望他。他坐在病床上,面对着阳光。他的背影看起来瘦了许多。白T,黑裤子,阳光洒在他的身边,一切都是那么干净。


见我走到身边,他微笑着说:“来了。”“嗯!”我点头答应。“还有一些小笼包,你吃不吃?”他一斜身,拿过柜子上还温热的小笼包。我吃着,眼泪流了下来。“哭什么,这么大了。”他擦着我的眼泪说。我临走时,他说:“爸爸不能陪你考试,对不起了。”他整了整我衣领上的褶皱。刚刚让我坚强的他,自己却红了眼眶。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一直摇头。


入冬了,没有再去吃小笼包,他却一直在我身旁。

(指导教师   刘婧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