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再也没有

发布日期 : 2020-07-09 点击次数 : 248 作者 : 威海市第二中学 于佳伟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小时候喜欢待在爷爷家,喜欢门前大院,喜欢坐在梧桐树下看着爷爷泡茶。爷爷平生极喜欢的是红茶。他喜欢买很陈的红茶,在大院的梧桐树下轻啜。


爷爷家在农村,有着一个极大的院子,院子边有一棵巨大的梧桐树,梧桐树下有四个石凳与一个圆石桌。石桌表面被打磨得光滑发亮,在金色的阳光下似会发出耀眼的白光。院子四季都郁郁葱葱的,有可观可闻可品的,有鸟飞有蝉叫,时而安静时而吵闹。我喜欢在院子里玩耍,看着一片片梧桐树落叶随着风翻旋着飞到空中,风一减弱,便向下坠落亲吻大地。我也喜欢爷爷家的“百草园”,有芳香的月季花,有棵棵芳草,还有一棵不知名的树开着不知名的花,结着不知名的果,只是那果子我始终没敢品尝。


爷爷喜欢在石凳上泡茶,抓一小撮干缩的红茶叶,向洗净的茶壶轻轻一投,再转身提一壶开水浇进去,动作一气呵成。瞬间,茶叶舒展,茶香四溢,整个院子都浸染在了淡淡的茶香中。爷爷先滤第一碗茶倒掉,说是第一碗茶味道不纯正。我在一旁只暗暗觉得可惜。


第一杯茶,爷爷先端给奶奶。奶奶却也总是嗔怪爷爷打扰她做家务,爷爷却也不恼,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奶奶喝完,然后让她背首诗形容一下茶香。奶奶每次都笑眯眯将爷爷赶走,让他不要再来捣乱,自己却忙着做些茶点让爷爷吃。


爷爷喝茶时很认真,宽大的鼻子似乎要塞进茶杯那小小的口。我总是笑他品茶的卖相极丑,他却告诉我,这样能闻到杯底的茶香。


我总是争着要爷爷给我倒满。爷爷眉毛一竖,摇摇头说:“茶水满杯,待人不敬。”刚倒完,我将还很烫的茶杯宝贝似的捧在手心,低头瞅着茶水发愣。爷爷泡的茶颜色极好看,深红黑色,却能清楚地看见杯底,让我爱不释手,不忍心喝掉。


喝下一口,微涩,微苦,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浓厚的茶香与淡淡的甘甜。茶水的热气打在脸上,鼻子的毛孔上似已结成小小的水珠。学着爷爷轻啜几口,似乎懂得爷爷为何如此爱茶。茶的味道都是淡淡的,喝完却满嘴留香。香气是浓郁的,似将五脏浸润,心中的烦怒都舒解开,只有满身的清香,满心的欢喜。风轻吹,蝉轻吟,邻家的懒猫蜷缩在暖阳下睡着懒觉。总觉得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斑驳树影随风摆动,树影中我与爷爷轻品茶香。


总以为日子再快,爷爷小院的日影总会是缓慢悠长的。某一天,推土机侵袭了整个村庄:钢筋水泥代替砖瓦泥墙,梧桐树被砍倒,石凳石桌被搬走,昔日的小院立起了高楼。乔迁新居之后,有些欣喜却也有些怅然。我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在哪里,应在何处。爷爷也会在楼上泡茶,但总是少了几分优雅。楼下建起了一个茶馆,装修得精致而又高档。爷爷带着我进去坐定,要上一杯红茶。颜色依然深厚,茶水依然澄澈,可茶水进口,心中却似乎失去了什么,茶水亦变得索然无味。窗外的候鸟在树立的高楼上四处盘旋却迟迟不落下,就像我的心,也在这绚烂的霓虹灯下无处安放,离开了院子,似乎再也没有茶香。


我多么想,坐在梧桐树下的石凳上,在午后金阳洒在石桌上的时候,喝一杯爷爷亲手泡的香茶。可我知道,这已成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