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人生如戏

发布日期 : 2021-06-28 点击次数 : 259 作者 : 济南外国语学校 赵雪煊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三年前那个深秋的夜晚,奶奶走完了她七十六年艰难而又幸福的人生,似一颗星陨落,永远消逝于我的生命之中。

奶奶是个纯正的东北人,对人热情了一辈子,也热闹了一辈子。记忆中,不论是故友还是邻家有了困难,她总是最积极的一个,对谁都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有求必应。小时候,她领我出门,大手紧紧地牵着我的小手,遇了人,我就咿咿呀呀地叫着“爷爷好、奶奶好”,她的脸上便乐开了花。

我很喜欢往奶奶家里跑,因为每次去都会得到一件礼物,有时候是编的竹条秋干,有时候是一些奇怪怪叫不上名儿来的小玩意儿,我总觉得她好像有圣诞老人的礼物袋似的。每次从奶奶家回来也都是大包小包的,有给我买的水果、熬的鸡汤,有给爸妈包的饺子、蒸的豆包,全得很。临走她是要送的,送下楼到车上,握着我的手嘱咐许久。车子远了,她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痴痴地望着。

后来,奶奶病了,或许是累的吧。那时我还小,不懂事,只记得奶奶每周都要出去一次,她却从不告诉我去处,但每次她回来便会累倒在床上。我吵着让她陪我玩,她总是笑眯眯地说:“雪儿乖,奶奶累了,你自己玩一会儿。”她一笑就是一脸褶皱。一次我随父亲去医院看奶奶,在医院狭长而又苍白的走廊上,我躲在父亲身后,透过玻璃窗,看着护士往奶奶胳膊上扎进几乎有圆珠笔芯那么粗的针头的时候,我吓得将头埋进父亲怀里。许久,我望着奶奶颤颤巍巍地走出来,我便拥上去,皱着眉头问她疼不疼。她笑着说:“没事儿的,奶奶不疼。走,我们回家去,给你做好吃的。”

再后来,我长大了些,母亲便很少让我去奶奶家了,大概是怕她累吧。偶尔去一次,奶奶已经只能半靠在床上。我皱着眉头故作老成地说:“你得多运动,这样身体好。”她一把搂过我,拿出那些吸引我的小玩意儿。我还一脸小得意地说:“奶奶,我来得少,这礼物是要补的。”现在想想,小时候真是被惯坏了。奶奶也从不生气,强装笑脸地应着:“好,好!”不知怎的,从那以后,再过节时,虽然还是做一大桌子的菜,有一大家子人围坐着吃,家里却不似从前那般热闹,我也再没吃到过奶奶做的那些好吃的。我喊着想吃,她也总是笑着说:“下次,下次奶奶给做。”但那时的我又怎么会知道,一个简简单单的“下次”竟成了永远……

我渐渐长大,也渐渐懂了许多事。大概是刚上初中的那年秋天,再见奶奶便是在医院。每次探望,她都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那天,我们守在病床前,我第一次认真地望着那个我原以为再熟悉不过的奶奶,却恍然发现眼前这位老者竟是那样的陌生。她面色蜡黄又满是沟壑,头上刺眼的银丝掩饰不住岁月的痕迹。我轻轻地握着她的手,真的好小好小,粗糙得有些刺人,却更像是刺在了我的心上,隐隐作痛。是何时,奶奶那双曾经紧握着我的手竟被岁月伤得如此不堪?是当我回奶奶家而感到无聊的时候,还是当我不再稀罕奶奶的那些小玩意儿的时候?我不敢去想……

窗外,夕阳染红天边,映衬着金黄的枯叶。最后一抹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奶奶身上,她紧闭着双眼,仿佛永远都不会再睁开。我极力回想,却再也找不见奶奶那爱恋的目光和灿烂的微笑。瑟瑟的秋风拂过,吹不走我眼角泛起的泪花,却吹凉了我的心,我的心冰冷。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汝已逝,爱犹存。

过往似水流年,至今,依然会在某个时刻想起奶奶,想起奶奶那挤满了皱纹的笑,那笑容,是我今生难以割舍的眷恋。

今年春节,接过爷爷给的红包,如这几年一样仍然多了一份。爷爷说,那是奶奶留给我的,留给我上大学用。奶奶走了,那份牵挂却长久地留下。脑海中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我不再泪水长流。我也终于明白她走时拉着我的手说“别哭,生死有命”的那份坦然。三年过去了,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奶奶不在的日子,渐渐把一切看得淡然。我学会了坚强,亦变得成熟。我只能珍藏她那份浓重的爱,连同欠下便永远还不清的情,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人生如果是一场戏,每个人选择和饰演的角色不可能相同。

人生如果是一场戏,落幕注定是个悲剧,结局早在大幕拉开之前就已经写就。既知结局,何不多一份思考过后的坦然?做悲剧中的主角,比做喜剧中的小丑可能会更加震撼心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