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我,不只属于我

发布日期 : 2020-01-18 点击次数 : 304 作者 : 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一中 龚晴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斜坡上的杂花野草,谁说不是一草一个秋、一花一世界呢?


——题记


听到那个消息,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我只觉得冷,冷得如坠冰窟,又似一脚踏进了万丈深渊。


那天夜晚,阴沉的天空爆响一声惊雷,紫电青光,骤雨如万马千军倾泻而下。我的心沉了一沉,这么晚了,爸爸还没回来,该不会……等待是漫长而寂寞的,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机械般的动作不断重复。终于通了!接听的人却不是爸爸,而是爸爸的同事。他说爸爸不慎碰到电线触电受伤了,已经被送到了医院,让我们别着急。怎么能不着急呢!妈妈火速去了医院,只留下我和妹妹在家,我胡思乱想着,手脚发冷。


爸爸受伤住院,妈妈要工作,要赚钱养我们和支付爸爸的医药费,自然照顾这个家就成了我的责任。我不仅要给自己和妹妹做饭,还要做饭给爸爸送去。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我开始学着如何炒菜,按着菜谱学做滋补的骨头汤。当油溅到我手上的时候,我不能告诉爸爸妈妈我有多疼。我也不可能再拉着他们带我去买好吃的,或许是一盒糖,或许是一块甜甜的奶油蛋糕。我不是当初那个只会麻烦父母的小孩子了,也不应该是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当初我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以为我不可能做到的事也能做到了,我以为我已坚不可摧,没有什么能让我再流泪。然而,那天妈妈的一句话,让我心中高筑的城墙就此崩塌。离爸爸出院还有几天,妈妈单独跟我说了会儿话。她问我:“这段时间累吧?”我喉头凝涩,苦意浸上舌根,汹涌成潮。我累吗?当然。当油溅到我身上时,当别的小孩在玩我却去医院送饭时,当深夜我还在做作业时,我都觉得累。可我知道,妈妈比我更累。我不置可否,只道:“我明天想吃奶油蛋糕,好久都没吃了。”“好,好好睡一觉。”


妈妈出去了,我强装的镇定终于灰飞烟灭,那些故作的从容终于土崩瓦解,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哭湿了抱着的玩偶。我不想在妈妈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那句话很轻,像是风过春湖吹起的波纹;那句话也很重,像是山河粉碎滚落的土石,最终都化为齑粉。


我,不只属于我。我们都会成长,所承担的责任也会变化,所充当的角色也会改变。有时你会觉得那么累、那么难,会撑不下去的。不过没关系,你只要知道,这世上,还有人很爱很爱你!

(指导教师   张德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