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留香

发布日期 : 2022-06-27 点击次数 : 91 作者 : 济南泉城中学 刁坤妤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曾祖父的衣物上,有茶香。

我仍记得,那天,我拉着外婆的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微风轻拂着我的发丝。走到一处人家门前,外婆停下脚步。我好奇地向门内张望,一位年过古稀的老爷爷躺在藤木编制的摇椅上,身后是一棵巨大的老槐树。老爷爷轻闭双眼,拿蒲扇的手倚靠在扶手上,身旁木色小桌上的瓷杯冒着丝丝热气。他,就是我的曾祖父。

乡下的条件很一般,院子像是被水浸湿了般,潮湿得让人喘不过气,屋外的家禽整日叫个不停,门前蜿蜒的小路全是泥巴,走起路来一步一个脚印。那时的我坚决不穿外婆给我的人字拖,执意要穿有跟的皮鞋,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嘲笑我娇气,有公主病。每当这时,曾祖父总会及时从墙角走出来,手握扫帚,像赶小鸡一样赶走他们。夕阳西下,曾祖父那粗糙但温暖的大手牵着我白净的小手,一阵清风吹来,我便闻到了曾祖父身上那淡淡的茶香,味虽不浓,却十分怡人。

曾祖父十分爱喝茶,他的瓷杯里终日泡着茶,阵阵香气从杯里冒出,我爱极了这淡淡的、清幽的神秘香气。曾有一次,我看曾祖父品茶时那轻合双眼享受的模样,便忍不住想尝一下,曾祖父便把瓷杯递给我。我迫不及待地接过,咕咚一口气全喝完了,但茶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香甜,反倒苦得我紧锁眉头,的一下全吐了出来。曾祖父笑得前仰后合,他敲敲我的脑袋,:“傻孩子,茶可不是这么品的。茶虽然一开始尝起来会有一些苦涩,但是苦涩一会儿就会化为清甜,你小口小口地喝,细细品一下。果真,按照曾祖父说的那样做,虽然一开始舌根感到一股子苦味儿,但慢慢地,苦涩就化为了芳香和甘甜,我欣喜极了。曾祖父看着我,笑着说:“孩子,只有尝到茶的苦涩之后,你才能真正体验到它的甘甜啊!就像腊月的梅花,只有经受住了寒冬的考验,才能散发出迷人的香味。

离别的那天很快到来了,曾祖父在门前望着我,他的身影像一棵屹立于风中的老槐树。车子发动前,曾祖父蹒跚着走向我,冰凉的大手握住了我的小手。那凉意让我惊了一下,抬头的刹那我望见了曾祖父被泪水模糊的双眼。那时我还太小,不明白那泪水的含义,只是不解地望着曾祖父,然后转身离开。

没几年,曾祖父便去了另一个世界。当我赶回乡下时,迎接我的只有那棵孤单的老槐树,摇椅落寞地待在树下,等待它的主人回来,衣架上还晾着曾祖父早已洗得褪色的衣物。我不敢向前多走一步,只是出神地靠在门框上。就在这时,起风了。微风拂过,就像曾祖父那双温热的大手在抚摸我的脸颊。他衣物上的一抹茶香渗进风中,那熟悉的味道勾起我内心深处美好的回忆,眼泪如决堤般涌出,泪中那缕剪不断的思念一股脑涌进风中,奔向远方。

后来,每当学习疲惫想停笔歇息时,桌边的那杯热茶和脑海中曾祖父的微笑便激励我继续以笔为剑,以梦为马,不负韶华。淡淡茶香淡淡思绪,那抹茶香和曾祖父的那番话,早已融入我的人生。

                                                   (指导教师  王新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