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爷爷的守望

发布日期 : 2020-01-18 点击次数 : 266 作者 : 莱州市金城中学 冯翔昱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老家的门口常年安放着一个小马扎,一位老人会一直坐在门口守望。他目光安详,仿佛在追寻着远方,又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他就是我爷爷。


他在守望,守望着儿女回家。


一)


小时候,我真的不想回老家。


记忆里,老家的路很窄很窄,而且总是坑坑洼洼的,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石子。妈妈的高跟鞋会陷进石缝里拔不出来;爸爸的皮鞋经常会被蹭破或大或小的皮子,惹得“嗜钱如命”的妈妈嚷嚷上几天。每当这时,诙谐的爸爸总会说:“这样的路面可以免费做按摩。”


记忆里,我跟哥哥在街上玩耍时,一不小心跌倒了,被路面上的一颗石子磕破了头。妈妈心痛极了,耷拉着脸老长时间,再以后便很少让我回老家了。尽管我知道爷爷奶奶很想我,但这条石子路呀,成了横亘在我和爷爷奶奶之间的一条鸿沟。


记忆里,有一次爷爷让爸爸从老家带回一些鸡蛋,说:“无激素的,给小孙女吃吧。”我们一家人被老人悉心攒的一筐鸡蛋感动着。但回到家,发现鸡蛋全部碎了,只剩下几个完整的孤零零地躺在鸡蛋的汁液里。这坑坑洼洼的石子路呀,颠碎的还有老人爱孙女的心呀!


那时,我小小的心里,只记得回老家爸妈的争吵和妈妈拉长的脸。因为那条路,我几乎无视了想家的滋味,无视了爷爷的守望。


(二)


听说,爷爷家修路了,我们飞奔回家了。


扑面而来的是漫天的黄土,车辆走过去更是尘土飞扬。爸爸新买的黑色轿车变得灰头土脸,脏了吧唧的。更可气的是有一次下过雨后,爸爸的车竟然陷进了一个泥坑里,而且被划了很深的一道大口子。这对于勤俭了一辈子、过了一辈子苦日子的爷爷奶奶来说,简直心痛得要死。


难以忘记,爷爷抚摸着爸爸的新车喃喃自语:“刚买的新车就划了,这得花多少钱?”至今记得爷爷痛苦惋惜的表情,至今记得爷爷难过地说:“路不好走,以后少回来,怪麻烦的。出什么事怎么办?别担心我,我不要紧的。”


爷爷家的路变成了黄黄的泥土路,爷爷的思念和守望依然在随着路长长延伸着……


(三)


爷爷家修起了宽敞平坦的水泥路。


水泥路的两旁种上了婀娜多姿的柳树。风吹过,柳树便摇曳起柔软的枝条。哇,还建起了一个漂亮的小公园!小公园的长廊上爬满了芳香浓郁的紫藤花。椭圆形的水池里开满了粉色的荷花,美丽的鱼儿游来游去……


妈妈穿着漂亮的高跟鞋回来了,爸爸开着他的新车回来了。爷爷坐在街头的小马扎上乐呵呵地望着我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每次回家,爷爷总是忙不迭地向我们汇报老家的变化:“咱们村现在到处都是宽敞的大马路了,晚上还有路灯呢……”顺着爷爷手指的方向望去:呵,一排排葡萄形状的路灯整整齐齐地立在马路两旁,仿佛仪仗队一般。“咱们村发展成了葡萄种植基地,村里还建起了葡糖酒加工厂呢……”经爷爷一说,我才注意到马路的两旁建起了葡萄文化长廊,介绍葡萄种植和葡萄文化。“农村还实行了环卫一体化管理,垃圾都是统一处理的,可干净了,以后你们可要常回家呀……”爷爷核桃皮一般的脸上乐开了花,喜滋滋地念叨着。


“爷爷,我们莱州还是文明宜居的幸福城市、全国的长寿之乡呀,你可要好好生活,保重自己身体。”我跟爷爷打趣道。


“我要好好生活,健康长寿……”老人动情了,喃喃地说,脸上写满幸福,还拉起了他喜欢了一辈子的二胡。我后来听说,村里建起了文化广场,组建了农民演唱团,爷爷还是“文艺骨干”呢。


有一个温暖的地方,叫作“老家”。那里有爷爷的守望,有爷爷欣慰的双眸,还有我浓浓的思念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