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悠悠木床情

发布日期 : 2020-07-09 点击次数 : 405 作者 : 河南省漯河市实验中学 董政硕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离开老家好几年了,那方清亮的池塘,那片铺满落叶的杨树林,村前村后无垠的麦田……仍在我的记忆中闪现。最让我难忘,最令我思念的,却是一张床,古朴、陈旧、沧桑。那是爷爷的木床。


那木床可真是一个“古董”了。据说,它是太爷爷出生时一个亲戚送的。太爷爷出生的第二年,爆发了国民革命。因此,这木床就又多了一层历史意义。它继承了晚清家具的古典风格:四条床腿敦实厚重,靠近地面处被雕成莲花状,古朴美观;床的正面中间是圆形,其余地方全部是莲花形木雕;床头床尾各雕着一条飞龙,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小时候,我总觉得这木床有着神奇的魔力:无论任何人,躺上去立刻能酣然入梦,沉沉入睡。


小时候,我最喜欢躺在木床上,听爷爷讲一个个故事。爷爷倚床头坐着,捋着花白的胡须,笑眯眯地看着我,给我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讲“虎牢关三英战吕布”,讲“宋公明三打祝家庄”……我瞪大眼睛,听得入了迷。从此,小小的心里有了侠义情,有了英雄梦。这些故事就像一支支曲子,而木床就是一个摇篮,载着我的梦飞向远方。


有时候,我要做大将军。爷爷就纵容我骑在他的背上,驮着我在木床上爬。记忆中,木床是那样平稳,爷爷的背是那样坚实有力。我的笑声中飞扬着得意与快乐,爷爷的笑声中深藏着爱与满足。有一次,我不小心从床上摔了下来,钻心的疼痛立刻使我放声大哭。爷爷忙不迭抱起泪如雨下的我,一边轻轻拂去我身上的土,一边慈爱地安慰:“乖乖,不哭了,不哭了。”他把我放到木床上,扮鬼脸给我看。我闻着木床上那特有的檀香味,看着爷爷奇怪的表情,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爷爷看着我,满脸的皱纹里也蓄满了笑意。


原以为爷爷会一直陪我哭、陪我笑,可几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夺走了我的爷爷,也夺走了我的欢乐。木床也因爷爷的离去被闲置在角落里,再见时已挂满了蜘蛛网,落满了灰尘,连那两条飞龙似乎也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后来,奶奶随我们搬到了城里,一辆辆大卡车搬空了老屋,也搬空了我的心。


时光荏苒,我已上了中学,但任岁月流转,我永远难忘爷爷的木床,难忘爷爷宠我爱我的那段无忧时光。悠悠木床情,和爷爷在一起的日子,是我记忆中最美的珍藏。

(指导教师   魏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