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

My heart is flying

无悔的决定

发布日期 : 2021-01-25 点击次数 : 84 作者 : 高密经济开发区中学 高刚兴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小雨斜敲着后窗,沙沙地响。

这个特殊的春节,全村人都居家防控疫情。三婶也待在家,但她没有闲着,蹬着那台老式缝纫机正熟练地给手套锁边。七十多岁的公爹在一旁吃力地翻着手套。三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唉!没办法呀,三叔因帮人家盖房,不小心从高处摔下来伤了头,离开了人世,撇下两个女儿和公爹。三叔走了七八年了,三婶一直没有改嫁。

天色渐暗,雨还淅淅沥沥地下着。小屋里光线暗,三婶早早地开了灯。昏暗的灯光映照着她那花白的头发和布满沧桑的脸。她一个人支撑这个家,小女儿上小学,大女儿去年考上了大学,在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的帮扶下凑足了学费。三婶家是村里的困难户,年前,村委会给她送来三百元钱和一袋面粉。

当当当……东屋传来的钟声打断了三婶的沉思。忽然,她想起孩子二叔正在村西卡点值班,媳妇回娘家了,因疫情暂时不能回家,没人给他送饭啊!她连忙起身,走进厨房,准备晚饭。因疫情十多天没出门了,家里菜不多了。

“做啥饭好呢?”三婶自言自语着,不由自主地来到庭院。庭院简单得很,雨水顺着砖缝,冲刷着风化的红色粉末不停地流着。靠近南墙的空地上,两行老葱拱破老皮正吐着新绿。

“对,烙饼卷大葱!”

“不行!卡点值守人员挺辛苦,雨天又比较冷,光吃大葱能扛得住吗?”三婶心里犯嘀咕。

咕——咕——咕……三婶循着鸡的叫声走近鸡舍,几只老母鸡凑过来,梗着脖子亲近着三婶。

杀——只——鸡?”三婶的心里迸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几只鸡下的鸡蛋,可是全家的营养品,公爹年龄大了,需要它们,大女儿上大学要花钱,小女儿正长身体呢。”

三婶摸摸大花的羽毛——数它下蛋勤,舍不得。小花翘着小嘴望着三婶——它那可爱的样子,三婶不忍心……

雨越下越大,湿了三婶的旧棉衣。村里大喇叭正讲述着白衣天使舍生忘我奔赴湖北抗疫的故事。三婶又想起了昨天村里的党员、企业家、群众慷慨解囊捐资捐物的一幕,她不再犹豫了。

“大熳,杀鸡!”三婶大声吆喝着。

“妈,抓哪只?”大熳从屋里跑出来。

“最大的那只!”三婶响脆地回答。说完,她转身走进厨房,开始烙饼。

烙熟了饼,炖好了鸡,她给公爹、两个闺女分了几块鸡肉,自己留了半碗鸡汤,戴上口罩,就给孩子二叔送饭去了。

从村西卡点回来的路上,三婶回想起孩子二叔等人大口大口地吃饼、啃鸡肉的情形,她笑了。她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感到无悔!她为自己能给坚守抗疫一线的志愿者们贡献微薄的力量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