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l视听

Cool audiovisual

“苦难”与“厚重”之间 ——观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发布日期 : 2020-11-09 点击次数 : 465 来源 : 《山东教育报》(中学生) 分享:

徐引

2015年,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于卫视播出,该剧由毛卫平执导,改编自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路遥的同名小说,并获得了包括飞天奖“优秀电视剧奖”在内的众多奖项。由文学到影视,对文字的改编架起了静态与动态的桥梁,转变的是对情景的表达方式,不变的是“平凡的世界”中所寄存的精神内涵。

故事伊始,“贫穷”成为孙家几代人抹不去的标签,不仅是物质上的贫乏,对知识的追求也略显薄弱。然而,孙少安与孙少平却从黄土高原的蛮荒环境中孕育出了坚韧的品质,平凡的孙家逐渐踏上了不平凡的道路。在苦难的打磨下,孙少安与孙少平的形象也越发鲜活,于坎坷中坚守希望的执着给略显扁平的人物增添了几分厚重的观感。同为孙家兄弟,孙少安与孙少平的性格与命运却截然不同,电视剧也将重心逐渐转移到了孙少安身上。作为长子的孙少安是农村人民的典型代表,他背负着养家糊口的巨大压力,初中毕业就选择了回到村里参加劳动。他勤恳耐劳又颇有领导气概,决定果断又能够关怀他人,也因此吸引了村支书的女儿田润叶的关注。然而,青梅竹马的二人在外界压力下不得不分开,各自组建了家庭。

无论是生活还是爱情,孙少安都是一个有些理想化的人物形象。剧中的他脚踏实地,并渴望能够带领家庭脱贫。在开办砖厂使自己家的物质生活得到改善之后,他还希望帮助全村人民致富。孙少安的身上既存在着对世俗化的物质现实的追求,又展现着理想性的博大宽广的济世胸怀。孙少安的成功也富有传奇色彩。为了补贴家用,他将眼光放得更加长远,外出寻生计。在这一过程中贷款买骡子、晚上睡在破漏的窑洞、拉砖等一系列的经历使孙少安脱贫的决心更加坚定。然而,第一次经营砖厂的孙少安失败了,他痛苦得无以复加,但并没有气馁。他四处借钱并成功使砖厂恢复生产,越过了一次巨大的困难,并最终带领全村人民共同致富。

与小说相比,电视剧的改编使孙少安呈现出了戏剧化的“勇”“真”“智”的特点。在遇到旱年,向处在上游的罐子村和石圪节大队请求放水的场景赋予了孙少安英雄式的形象。在罐子村时,他用砖头拍向自己的脑袋,还扳倒一头黄牛,颇具豪侠风气。在石圪节大队时,孙少安迎难而上,一人赴鸿门宴,一口气喝下六大碗白酒,并与石圪节大队达成了放水协议。此外,在王彩娥与孙玉婷的偷情败露后,孙少安为了阻止王家和金家在屋院内斗殴,他跃上屋顶制止众人,充斥着怒气的砖头不断地扔在他的身上,直到脑袋上鲜血直流才堪堪停住。孙少安以身试险的行为带有仁义道德的色彩,也使他成为一种标志性的淳朴式人物形象。

与哥哥孙少安在农村生活中承担生活重担的厚重感不同,弟弟孙少平更多展现了出身于农村的知识分子面对现实生活的无措与迷茫。但他并没有迷失于巨大的落差感,而是在走出村庄、走出县城的道路上寻找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孙少平所追寻的不只是物质生活,更是自身的精神价值。然而,出身农村的他不得不在学校食堂中背着同学们吃丙等饭菜,寒酸的黑馍和清水煮白萝卜辣子汤使孙少平产生了羞耻感。同样境地的郝红梅在打饭过程中逐渐与孙少平产生了暖昧的情感,但不久却移情别恋。而当郝红梅转而与班长顾养民谈起恋爱时,孙少平仍然用存下的钱与不多的粮票暗中帮助郝红梅吃上乙等饭菜,这种无私的爱恋刻画出了孙少平懵懂却淳朴的心理,也为其后续的人物展开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在煤矿工作时,他就以朴实努力而著称,经常为回报师傅而主动帮助惠英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杂活;师傅去世后,他也一直帮助惠英嫂一家继续生活,这都是他淳朴人性的体现。

无论是孙少安还是孙少平,他们都是在平凡的生活中努力追求不平凡的人。此不平凡,实为脱离贫困与苦难的精神感悟,展现了农村人民的勤勉与善良,并与现实进行了恰如其分的融合,令人时看时新。